•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字里行间情难了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程应峰

0

中国古代浩如烟海的诗词名篇中,不泛咏情佳作。一个情字,满溢在文字之中,这些文字和写出这些文字的人,就绝不会被时间长河所淹没。他们浓浓的情怀,恰似时空长廊永不熄灭的电光。

晋代潘岳,中国历史上的美男子,其所到之处,十分受异性的欢迎。但他用情深切专一,在妻子去世一年后,觉得自己留在家里没什么益处,于是决定走出家门。临别之际,潘岳想到夫妻恩爱,如同双宿双飞的鸟、比目而游的鱼,如今却是形单影只,不免心中郁闷难遣,睹物思人,他泣涕写道:“入室想所历,帷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怅恍如或存。”秋季来临,天气转凉,从前跟自己依偎取暖的人不在了。人去床空,空床蒙尘,潘岳的眼前浮现出妻子的容颜,耳边仿佛响起了妻子的话音。“抚衿长叹息,不觉涕沾胸。沾胸安能已,悲怀从中起。”诗人心中的悲哀难以用笔墨描述。翌年清明时节,潘岳带着深切的思念来到妻子的坟前。“徘徊墟墓间,欲去复不忍。徘徊不忍去,徙倚步踟蹰。”看着枯叶残花落满坟前墓侧,想到孤独的亡灵,无人陪伴,潘岳感到双脚如灌了铅一般沉重。

宋代著名词人苏轼在结发妻子王弗过世十年之后的一个晚上,梦见亡妻。梦醒后写下一首深切的悼亡词《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词曰:“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词中明月之夜痛断肝肠的生死相思,情真意切。正因为这样,这首词作才成为中国诗歌史上最著名的悼亡词之一。

宋代贺铸是位地位卑微的地方小官,一生都在清贫中度过。但是,他有一位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妻子。当然,贺铸对妻子也一往情深。一首《鹧鸪天》,词人通过苏州阊门生活的今昔对照,把妻子夜间挑灯补衣的细节,以及夫妻晚年的生死恋情,表现得感人至深:“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垄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清代纳兰性德的原配妻子卢氏,在结婚四年之后便辞世了,留给纳兰无限的遗恨。他一生之中一而再、再而三地为妻子作词抒情,真情佳句,哀感顽艳。他对卢氏的思念至死不渝,从卢氏去世的那一年,一直到他自己去世的那一年,不断地有伤逝悼亡的词作问世。“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共银釭。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青衫湿.悼亡》)写于卢氏去世后不久。“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己。还怕两人都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落笔于卢氏去世后三年。“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梁。月渡银墙,不辨花丛那瓣香。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此词成于卢氏去世后七年。

世间多离愁,人生多别恨。这些美丽哀婉的情感文字,将所有多感多愁的深切情怀凸现得淋漓尽致。或怅然如梦,或悲忆交加,或缠绵难尽,或至死不渝……在我们生存的世界,人可以了,情却不可以了。一个“情”字,无休无止,如粘合剂般将生命的过去、现在、将来,牢不可分地接在一起。


(责任编辑:郭禹辰)

相关链接>>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