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三代人的“赶考神器”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李秀芹

0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次年,我便报名参加了高考。

高考那天,母亲起得很早,给我烙了两张饼,一张让我早上吃,一张让我留着中午吃。我家离县城有十五里路,父亲本想借辆自行车载着我去考试,但村里唯一的一辆大金鹿自行车被一位老宗家借去了,他儿子结婚,要用自行车当婚车,驮新媳妇。父亲又跑去问了村里赶马车的耿大爷,恰好耿大爷在高考那天要去县城运石料,我坐他的马车去正顺路。

记得考试当天,耿大爷把我送到考场大门口,交代我,下午他回来时再来这里捎我回去。我那天下午四点半走出考场后,等了半小时也没见耿大爷来,我只好步行往家走。刚到家没多久,耿大爷赶着马车来我家了,进门就连连道歉,说他路上遇到了点事儿耽误了时间。

随后耿大爷专门去村会计家借了块怀表,第二天一早便来到我家,对父亲承诺,这次保证耽误不了,他有表了,只能提前不能延后。我考了三天,耿大爷用马车送了我三天。后来才知道,那几天耿大爷本不去县城送石料,但他听说我要进城“赶考”,便谎说他也进城,顺路捎我去。

1993年,我侄女参加高考。她平时住校,一周回家一次,我大哥便给她买了辆二手的自行车,让她周末放学骑自行车回家。高考前一周,我将我那辆新买的自行车借给侄女用,她一看开心得不得了,说道:“老师说了,让我们高考这几天穿漂亮衣服进考场,保持好的心情非常重要,您这辆新自行车为我高考锦上添花了!”高考那天,侄女骑着新自行车和同学们一起在老师的带领下赶往考场。考场离侄女学校不远,中午再由老师带队返回学校食堂吃饭。我大哥不放心,高考第一天,骑着自行车,车把上挂着两个大西瓜,蹬了半小时,到了侄女学校。说是给侄女送西瓜,其实是不放心她。大哥回来后,对我说,这丫头看来发挥不错,见到他眉开眼笑的。

去年,侄女家的儿子参加高考,侄女和侄女婿一人开着一辆车送儿子去考场,连我大哥大嫂也一起坐车去了。侄女说:“高考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必须谨慎对待,不能有一丁点儿马虎。两辆车一起护送,以防路上一辆车坏了,耽误了考试时间。要不是家里必须留人准备午饭,爷爷奶奶肯定也跟着同去。”

侄女心细,前一天晚上便帮儿子检查了准考证、身份证等考试必备物品,虽然儿子已经检查过好几次了,但侄女还是不放心,她检查完,第二天,婆婆和外婆又帮着检查了一遍。而且侄女把家里的小药箱也带着,里面装着治拉肚子、治发烧等药。

不用侄女说,我都能想象得出那阵势:孩子在里面考,亲友团在外面“烤”,一个个都不敢在车里坐着凉快,站在大门口望眼欲穿,一旦孩子有突发事件,他们必须做到第一时间出现在孩子的视线里。

三代人的高考,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赶考神器”,一代比一代舒适便捷,无论何种方式,都体现出大家对高考的重视,同时也透露出家人和亲朋浓浓的关爱和牵挂。

《 中国城市报 》( 2019年06月03日   第 18 版)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