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歌声袅袅忆流年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李仙云

0

正如著名文学家吴伯萧在《歌声》一文中所写的:“感人的歌声留给人的记忆是长远的。无论哪一首激动人心的歌,最初在哪里听过,哪里的情景就会深深地留在记忆里。环境,天气,人物,色彩,甚至连听歌时的感触,都会烙印在记忆的深处,像在记忆里摄下了声音的影片一样。”那些曾经飘荡在岁月深处的旋律,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会再次响起,会唤醒我们关于那个时代的点滴记忆。歌声叠合着世事变迁,让久远的往事像鲜花般悄然绽开,润泽着我们细腻丰满的生活。

记得儿时在家乡,我经常和家人或小伙伴们一起去“露天影院”看电影,那些老电影中的插曲总会让我感动不已。印象最深的是影片《小花》的插曲——《妹妹找哥泪花流》。每当那动人的旋律在我耳畔响起时,配合着感人肺腑的故事情节,少不更事的我也总会像旁边的姐姐、阿姨一样,抽抽搭搭哭得两肩耸动。后来每每听到电台播放这首歌时,我总会跟着李谷一的歌声轻轻哼唱。记得有一次我去同学家玩,当听到她家的黑胶唱片机随机放起《妹妹找哥泪花流》时,我顿时两眼放光,让她反复播放。同学看着我听得如痴如醉,“着了魔”似的样子,笑道:“你简直是个‘歌痴’!”

1987年,时尚流行之风徐徐吹来,一些悦耳动听的港台歌曲也飘入校园,继而风靡大街小巷。那时,帅气潇洒的齐秦凭借一首《狼》俘获了一大批少男少女的心。我至今仍记得,一些男同学总会在节日联欢会中模仿齐秦登台演唱。当时,他们拿着麦克风,眯着眼睛、深情款款的样子,总能让我想到“东施效颦”这个成语。可谁的年少不轻狂啊!现在想来,那些都是青春的模样啊!

不同于迷恋齐秦的同学们,那时的我对“西北风”歌曲情有独钟。或许是因为年少时曾在陕北生活过,我对那片黄土地满是依恋。每次在广播中听到《信天游》这首歌时,我就会感到热血沸腾,仿佛站在子午岭的大山之巅,头顶是悠悠白云,沟壑纵深处是潺潺溪流,四野里开满了红彤彤的山丹丹花儿。听着动人的歌声,我在苍茫岁月的尽头,不断地追逐着那些流逝的时光。

1989年,我正值青春妙龄,但厄运却骤然降临在了我身上。在一次意外中,我的脊髓受到了重创,我也因此成为了高位截瘫患者。在那些如同“暗夜行山路”的病榻时光里,父亲为我买了卡式录音机和各种磁带,用来抚慰我的心灵。每次听郑智化的《水手》时,一种强烈的共鸣感就会从我的心中泛起,听着郑智化坚强有力的声音,我在心中跟着他反复歌唱:“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音乐是药。追溯仓颉造字的史料,就能明白“藥”是从“樂”字引申而来,所以,音乐自然是调节心理的良方。1995年,我的父亲突然辞世。在那艰难绝望的日子里,我一遍遍地听孟庭苇的歌曲《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感觉自己正似“云在风里伤透了心,不知又将吹向那儿去”。我在歌声中为沉郁窒闷的灵魂松绑,也在歌声中舔舐和疗愈内心的伤痛。

时代的车轮风驰电挚般向前疾驶,我们听音乐的方式和载体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年,我们依次告别CD机、MP3,迎来了智能手机及音乐APP。用手机听歌,快捷方便,“一机在手”,古今中外,老歌新曲,任我自由切换。每当我长时间读书、写作,感到头晕目眩时,听一曲《云水禅心》或《蓝色的多瑙河》,心随乐转,便会把尘世烦恼与压力涤荡干净,心灵也随之变得明净无尘。

音乐以声音和歌唱的方式来启迪我们的思绪,陶冶我们的性情,并印刻着时光的模样。无论岁月如何流逝,人们对音乐的热情总是不变的。每一个时代,都有它独特的音乐符号。那些流淌在岁月长河里的旋律,像一部史诗,见证着祖国及我们每一个人的变迁。

音符里有我们的故事,歌词中有我们的流年。

《 中国城市报 》( 2019年08月12日   第 18 版)

(责任编辑:越玥)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