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为什么我身边没人用信用卡?

来源: 《观城者》微信客户端 作者: 王诗文

0

近日,一篇名为《“这月买下月还” 超前消费让年轻人“穷忙”》的稿件火爆网络,文中对80、90后超前消费观进行了比较“丧”的描述,文中描述的情景一度让小编产生错觉,感觉身边已经被“卡奴”包围了!但事实真的是那样么?结果也不尽然。

还是花腰包的钱有安全感

很多人说80后、90后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奔向30岁路上的社会精英子俊并不赞同。他常说一句话:“我的消费观念比较传统,能花现金尽量花现金,能刷卡尽量刷卡。”而对目前市场上流行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子俊表示:“我也不常用。”子俊似乎相当不被人理解,同事们都亲切的称呼他为“老年人“。

子俊关于消费一直保持着“老干部”的方式其实是有原因的,他曾说:“花钱包里的钱,我才有安全感。”的确,花自己钱包里的钱,才有一种实实在在花钱的感觉,那一张张红彤彤的“毛爷爷”花出去的同时,油然而生的不是胜利感而是“割肉感”。我在微博上曾看到一条留言是这么说的:“带女朋友买包,买之前决定取出现金支付,让女朋友看看我的对她的感情!结果取出来了钱,女朋友拉着我离开了店。”可见,花现金确实能控制人的消费欲望,让钱变得不再只是一串活跃在微信支付里面的数字。

据华泰证券金融研究所计算数据,2009年—2017年中国信用卡累计发卡量的年均复合增速为15.47%,到2017年信用卡行业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当年累计发卡量5.88亿张、同比增长26.45%,达到历年最高。中国银联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信用卡产品数量达到1867款,占全部银行卡种的比例为37.8%,较上年提升11.3个百分点。虽然面前的数字如此可怕,但是子俊这类“老年人”却仍然生活在我们周围。他们不在乎外界的声音,冷静理智的控制着自己,从不“剁手”。

如果办了信用卡那我估计早就破产了

追求品质的新闻工作者昕雯是一位90后,一直是拉动报社GDP的关键人物,每每到“双11”“双12”等电商节日,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以一个人的消费能力,影响着报社的平均消费水平。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购物狂”却没有一张信用卡,她曾说:“我患有‘手癌’,控制不住就要‘剁手’,这样的我如何配拥有信用卡。”

当然,昕雯也有动摇的时候,比如:看见各种信用卡提供的折扣、看见最新手机想买却囊中羞涩、看见蚂蚁花呗和白条都不收利息。但是,在这么多诱惑下,昕雯依然保持着理智,在她眼中信用卡、蚂蚁花呗和白条,种种提前预支消费都意味着:购物会越来越难以得到控制。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发布的《2018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显示,目前消费金融呈现普惠性和草根性的特点。在贷款群体分布上,90后占比最高,随后是80后和70后,60后和50后占比非常少。面对这样的大数据,昕雯说:“我还是坚持不办信用卡,尽量不走先花钱再还钱的路,除非有一天我决定买房,否则这辈子我是没戏了。”

拖延会有利息还会上老赖名单

活在新世纪的志民生活方式却更像是一位70后,作为一位严谨的技术宅,在几年前信用卡风靡一时的时候,他就曾说过:“信用卡逾期不还是会影响到信誉的。”如今,卡债确实让很多大好青年吃尽了苦头。这都源于,现在国家正逐步对个人征信纳入市场化运作,今后个人信用不良的人,可能会寸步难行。

据了解,一般信用卡逾期还款不超过3次可申请贷款。但额度很小,也可以贷款,但利率很高,而逾期还款6次以上或有一次逾期不还款的都会被列入人民银行个人征信系统的黑名单(全国联网的),上了黑名单就不能办信用卡和贷款了。更甚者会触犯刑法,根据刑法规定,恶意透支信用卡5000元以上就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可能被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恶意透支5万元至20万元之间就属于数额巨大,可能被判处5年至10年有期徒刑;20万元以上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刑期在10年以上。

但是,像子俊、昕雯、志民这样理性的人仍然是少数。《中国城市居民信用卡使用状况及品牌表现研究报告》显示,近五成(47.3%)的信用卡用户每周至少使用1次信用卡,更有超过一成的高收入人群(12.6%)几乎每天都用信用卡。信用卡支付已经成为用户较为固定的使用习惯,信用卡也由此列入日常生活中相当重要的支付工具。

虽然小编身边围绕的几乎都是理性消费的青年,但超前消费早已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而究竟哪种生活方式最好,只能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了。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