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云中之城,这里很美

来源: 观城者 作者: 王诗文

0

黄河喷涌奔腾,阴山呼吸起伏,一山一水,南北相夹,便将呼和浩特环抱在了中央。看似被困一隅之地,却以它的广阔,挣脱地理的束缚,包容了马群和羊群无言啃雪,包容了红泥地上红柳绵延,包容了村庄的炊烟袅袅,最终化为一部厚重传奇的史书,记载下了千年来的风烟故事。

风沙吹过,拂去尘埃。时光逆回,旧影重现。呼和浩特擦拭容颜,展现出了曾经的光辉。

公元前306年,赵武灵王在阴山下选址筑长城,见天鹅云中飞翔,整天都在同一个地方的上空来回盘旋,鸟群下方的地面上放射出耀眼的光辉。便决定在天鹅盘旋之处筑城,并命名为云中城,这就是如今的呼和浩特平原。

十年后,赵武灵王发兵向北进攻中山国,大兵经房子,抵达代地,再向北直至数千里的大漠,向西攻到黄河,登上黄华山顶。中山国这个戎狄国家,在经过两次灭亡后成为了史书上的一段过往。而赵武灵王却因在云中城发布胡服骑射的国策,率先在六国中组建起了强大的骑兵部队,十二年间拓地千余里被载入史册,成为历史上的一代明君。

公元前221年,秦灭六国而一统天下,结束了春秋以来长达500余年的诸侯割据纷争的战乱局面。秦王嬴政改号称皇帝,即赫赫有名的秦始皇,中国历史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十三年后,秦始在呼市地区设立云中郡,成为了著名的36郡之一。置郡后的云中城,开始大规模徙民垦殖、戍兵屯田,随着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的改革,云中郡逐渐成为“草原丝绸之路”上的重镇。

两汉时期的云中郡成为北方的文化中心和草原与南方通使、商贸的驿站,是汉与匈奴必争之地。汉元帝时期,匈奴三次南下提亲,自请为婿。有落雁之姿的王昭君出塞,让后世留下“仙娥今下嫁,骄子自同和。剑戟归田尽,牛羊绕塞多”的赞歌。随着王昭君的到来,以云中城为起点的蒙古草原地带的丝绸之路得到了长远性的延伸与拓展,与漠南的丝绸之路形成了亚欧大陆南北两大交通要道,丝绸之路由此逐渐形成带状布局。云中城沿用900年的历史上始终是经济中心,被后世誉为“中国草原第一城”。

也正是如此繁盛的云中城,滋养了改变后世的北魏鲜卑拓跋一族日渐强盛,东汉人应奉上桓帝书云:"秦筑长城,徒役之士亡出塞外,依鲜卑山,因以为号。"北魏时期,云中城作为首都,改名为“盛乐城”。作为北魏首都,盛乐城是向南连接中原、向北连接草原、向西连接大漠的经济中心。从此,呼和浩特这座城市,不论是什么身份,它都成为了草原丝绸之路重要组成部分。

隋唐时期呼和浩特更名为“单于都护府”,一直是中原与草原进行政治、经济、军事活动的枢纽城市;整个大唐时期,它都是白道川向北到今日二连浩特、满洲里再到俄罗斯、蒙古地区的商业大通道,即“草原丝绸之路”的延伸与发展;同时,通过河套地区与“绿洲丝绸之路”连接。

草色青青柳色浓,玉壶倾酒满金钟。笙歌嘹亮随风去,知尽关山第几重。沿着丝路进入呼和浩特,从南向北,一路上最惹人眼目的,莫过于呼和浩特九曲黄河万里沙和阴山之下满地绿阴。如是说呼和浩特用一座城,点缀丰富了丝路;那么呼和浩特的风景则用黄河金色的丝带和草原之上无边的绿翠,为呼和浩特锦上添花。

阴山不是一座山,而是连绵的山脉。总长1200多公里的阴山,是大气磅礴的,也是大刀阔斧的,有草原独特的豪爽。山脉绵延之下,水草原碧水莹透,倒映出高山、牛羊、云影,翻过阴山的山溪流到山下,草木华滋,人畜两旺,野花烂漫,像是一幅流动的画卷。

如果说,阴山赋予了呼和浩特神圣与灵秀,那么,黄河则成就了呼和浩特的壮阔与绝美。因为有了黄河,呼和浩特水草丰茂;因为有了黄河,呼和浩特农牧结合;因为有了黄河,呼和浩特逐渐成为丝路上一座重要的城市。重要的地理位置,又保证了呼和浩特的商业繁荣,再加上南北方、中西方文化的交融,呼和浩特才有了“中国草原第一城”的美誉。

一条路,是呼和浩特的古往今来;一座山,是呼和浩特富饶的宝库;一条河,是呼和浩特的丰富内容。这些合起来,就是呼和浩特的骨血。

这座壮美的城市你想看看吗?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