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探访萨拉热窝第一家残障人游泳俱乐部

来源: 新华社 作者: 张修智

0

下午4点过了,椭圆形泳池中只剩下切斯科一个人还不肯离去。他一次次爬上来,以鱼跃姿势飞身入水,然后,让沉醉的小脸在碧波中惬意起伏。

切斯科今年7岁,自闭症患儿。6个月前,水在他眼中还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从更衣室到入水,切斯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切斯科的外婆哈斯娜说。一个多小时的训练中,她与丈夫一直坐在水池边的椅子上,眼睛没有离开过切斯科,开心与欣慰的神情在脸上交替闪现。

不但对水的恐惧得到克服,切斯科还开始喜欢上了交朋友。这些令家人惊喜的变化,被切斯科的外婆与外公归功于泳池边上一个铁塔般站立的男子——萨拉热窝残障人游泳俱乐部创始人埃米尔·卡波。

是卡波,创办了波黑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残障人游泳俱乐部,为许多残障人,特别是残障儿童的生命带来亮色。

“五一”劳动节前一天下午的这次训练,如往常一样,分成四组,从下午3点开始,按不同时段在萨拉热窝奥林匹克游泳中心进行。身着绿色圆领衫与黑色短裤的卡波,来回在不同泳道间切换自己的身影,一边指导水中的泳者,一边与记者交谈。

3年前,怀揣萨拉热窝大学体育硕士文凭、30岁的卡波,从摇荡的碧波中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喜欢游泳的他,常常会在泳池碰到一些残障人士,他发现这些人喜欢游泳却缺乏专业的指导。

为残障人办一家游泳俱乐部的想法很快就付诸实施。考虑到残障人的家庭负担一般都比较重,从一开始卡波就决定俱乐部对残障人士免费,不但不收会费,还免费为会员提供泳衣、泳镜等。

俱乐部的运转费用主要来自两个渠道:一是非残障会员的会费,会费每人每月25欧元(1欧元约合7.55元)起。二是寻找社会资助。俱乐部现有会员161人,其中87个是残障人士,多数是儿童。会费收入每月约2000欧元。俱乐部的主要支出是每月近1000欧元的泳池租用费,此外是6人团队的报酬。

“每天都在为钱担忧。”卡波说,与一家提供资助的公司的合同今年已经到期,新的合同至今还没有谈妥。当下,波黑对残障儿童的教育连起步都谈不上,投入更是相当有限。

他特别担心的一个局面是,不得不告诉孩子们,俱乐部办不下去了,或者要向他们开始收费。“对于一些残障儿童来说,游泳池就是他们全部的世界。”他说,几乎所有来的孩子都走过了一个从最初怕水,到后来不得不面对家长发出的“做完作业再游泳”限制令的轨迹。

23岁的教练阿兹蕾已有4年教龄。她说,教普通孩子,你面对的是一个小组,而教聋哑、肢体残缺或自闭症的残障儿童,必须是一对一。“看到孩子们完成要求的动作,是最开心的时刻。”阿兹蕾说。

普通孩子很快能掌握的一个动作,对残障儿童可能是一座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翻越的山。这决定了耐心的重要,青年教练阿德米尔对此深有体会。

4岁的脑瘫儿柴伊德是这个下午训练的重点。一个多小时的训练时间里,亲吻、击掌,拥抱,是阿德米尔做得最多的动作,亲切的笑容,更是几乎没从大胡子后面俊朗的面孔上消失过。

经过近10分钟的鼓励后,柴伊德终于鼓足勇气,将胖胖的小脸没到水中,然后匆匆抬起头,脸上满是紧张与满足交织的神情。

“哗”,掌声从泳池边响起,围坐的家长同声发出赞叹,柴伊德母亲的眼睛湿润了。

信任是另一个重要的品质。卡波说,残障儿童只有在绝对信任教练的情况下,才肯学习你教给他的东西。为此必须在每一个细微之处让孩子感受到绝对的可信任。“你承诺在水中要拉着他的手,就一定不能放开。”

整个下午,卡波多次拿出手机给记者看有关俱乐部的视频。那里记录着俱乐部的光荣,也是卡波与同事们劳作价值的展现。

视频中,有俱乐部的残障人士参加各种比赛的现场录像和赛后的合影。创办仅3年的俱乐部,多次在大赛中获得不俗成绩。其中天生没有双臂的9岁的伊斯梅尔,得奖无数,被称为“没有翅膀的蝴蝶”。卡波领军的这家俱乐部,因此获得了有20年残障游泳训练历史的克罗地亚同行的赞誉,也得到国际残奥委会的认可。

视频中的儿童,都有灿烂的笑容。“他们的笑容,是给我的最大回报。”望着碧波中奋力向前的身影,卡波说。

(原标题:通讯:碧波中的“魔术师”——探访萨拉热窝第一家残障人游泳俱乐部)

(责任编辑:王诗文)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