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从国家战略高度认识 新时代城镇化的新使命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杨伟民

0

核心提示

我国城镇化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这个大的判断并没有变化。到2020年要实现1亿人在城镇落户,这个任务还很艰巨。重要的是不能只单纯追求城镇化速度的增长,更要提升城镇化的质量,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后能和其他市民享受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务。我们要认识到城镇化速度有所放缓,提高城镇化质量的任务越来越重。

判断与认识我国的城镇化进程,如果说现在与以前有所不同,笔者认为就是挑战更大了、难度更大了。因此,我们的视野要更宽、专业水准要更高。那么怎样能够做到这些呢?

一是从融入国家战略的高度,提高对城镇化意义的认识。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许多新内容,最重要的就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矛盾很大程度集中在城镇化方面,大家认识到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但我们的发展还没能做好这一点。

此外,党的十九大报告还提到七个方面的国家战略,每个战略都与城镇化紧密相关。尤其是舆论关注比较多的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大量包含了城镇化的内容,离开城镇化就做不好、做不到。人口问题、公共服务问题、土地改革、行政体制改革等,也都与城镇化高度相关。因此,我们不能简单地看文件里有没有“城镇化”这三个字,而是要联系国家战略去研究新时代城镇化的新使命。

二是强调多学科跨界融合,攻克城镇化重大复杂问题。

以往讨论城镇化,比较多的是从经济层面来考虑,当年起草城镇化文件时,谈的最多的主要是城镇化如何拉动经济发展。而如今城镇化与宏观经济的关系仍然极其重要,我们要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思考城镇化对于“六个稳”的作用。但大家还应意识到城镇化的意义又不局限于它的经济意义,城镇化还带来了社会的变化等。

城镇化带来了生态文明,而高质量的城镇化也为实现生态文明提供了实现路径等。笔者认为城镇化高质量发展还应是空间的高质量发展。我国未来的发展如果仅仅只有产业产品的高质量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空间的高质量。如果在空间上乱七八糟、支离破碎,那就不能叫高质量发展。

研究城镇化的学科,以前比较多的是经济学、地理学、规划学等,现在发现城镇化改革改到最后,大量问题涉及到社会学、法律学、生态学等。这就说明,城镇化的综合性极强。我们需要实现多领域跨界融合,才能集中各方面力量,实现突破,推进城镇化改革向前再走一公里。

三是做到融会贯通,生产出能够引领城镇化高质量发展的高质量成果。

目前,我国的城市现代化要发展好还有一段路要走。要真正实现城镇化、推进城市发展,最终实现现代化,既不能全盘照搬其他国家的经验,也不能犯自身经验主义错误。

我国有14亿人口,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真正富起来也就是4亿多,未来10亿人要达到现在4亿人的生活水平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这些经济体的人口总数很少,经过十几年高速发展就富起来,但我国不一样。要在理论上讲清楚这些不容易,我们需要研究我国的国情,需要去调查研究。

我国城镇化面临着复杂的问题,因此我们要注重调查研究,对国内外情况了然于胸,达到融会贯通,才能突破理论的、体制的、经验的条条框框,才能有创新性思维、超前性意识,最后产生战略性认识与可操作性的方案。

今年我国将要开始“十四五”规划前期研究,城镇化、城市发展领域有大量问题需要研究。“十四五”将是一个重要的起点,从国家大的战略上来讲,到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始向现代化迈进。城市化如何向现代化迈进,这需要考虑许多重大问题。从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从改革与发展两个维度等方面来看,城镇化都有很多重大问题需要研究。这就要求从事城镇化研究的人员专心致志、持续努力,几年如一日地跟踪一两个方向与题目,生产出精品而不是“易碎品”“低质品”,为国家的城镇化与城市发展贡献力量。(作者系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本文根据其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第二届学术委员会成立暨2019年度重点课题选题研讨会上发言整理)

《 中国城市报 》( 2019年06月03日   第 16 版)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