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他朝两忘烟水里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杜汶昊

0

zgcsb2018110519p13_b.jpg

金庸(1924年3月10日—2018年10月30日),原名查良镛,生于浙江省嘉兴海宁市 ,1948年移居香港 。当代武侠小说作家、新闻学家、企业家、政治评论家、社会活动家,“香港四大才子”之一  。 金庸生平

1944年考入重庆中央政治大学外交系。1946年秋,金庸进入上海《大公报》任国际电讯翻译。1952年调入《新晚报》编辑副刊,并写出《绝代佳人》、《兰花花》等电影剧本。1959年,金庸等人于香港创办《明报》 。

1955年在《新晚报》发表第一部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1972年9月《鹿鼎记》连载完结,金庸宣布封笔。20年间先后完成“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部小说,成为武侠小说的典范,在大众中广为流传,影响深远。

2018年10月30日,金庸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

10月30日晚,得知金庸先生去世,一时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一股联系灵魂的力量,不见了。

夜色慢慢深了,一直到很晚都难以入睡,本来想写篇什么,但当打开电脑文档,敲下“1955年,查良镛刚刚成为专栏作家。”后,突然感觉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翻微博看大家伙儿送老爷子,意识到,大部分国人心中,或许都有一段独家的、珍藏的,与金庸有关的记忆,这些记忆里,有的可能见证了整个青春,也有的,可能贯穿了整个人生。

看到有个题:“你最喜欢金庸笔下哪个女性角色?” 想了想,我最喜欢的女子有四个:阿朱、李文秀、霍青桐、双儿。但若说最心疼哪个女子,单纯痴情、由爱生恨的何红药,直接顽固、颠沛流离的梅超风,都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江湖的跌宕与无奈。

其实那个光彩夺目的武侠时代早都过去了,只不过那座历经沧桑的碑还在,现在,这座碑好像更显厚重了。

还记得9岁那年,受电视剧影响,我缠着父亲到书店去,让他为我买一套《射雕英雄传》, 那时候广州出版社刚刚拿到版权 ,出版了一整套修订版的金庸作品集。我至今仍记得那面摆满了金庸小说的书墙,花花绿绿的,封面上印着写意的山峰和云彩。我摇着父亲的手臂催着他把《射雕英雄传》拿下书架,紧接着便捧着四本大书,兴奋地翻起来,一旁的店员疑惑到:“这么小的孩子,竟然看《射雕英雄传》!?”

那时候家门口有个租书的小店,每当母亲去租书的时候,我也总会叮嘱她给我带一本金庸小说回来。

当然,幼年时读书,很多内容还是看不懂的,但只瞧着每一章前的插图,就觉得十分有趣。再慢慢对照着电视剧看书,觉得原著更为精彩,大气的文字、曲折的情节,每每读来,总觉意犹未尽。

传统精神与当代思考的交融,是金庸武侠江湖的核心;豪气纵横、禅意缥缈是金庸侠义世界的独特气质。我爱怹书中的肆意洒脱,也爱那韵味隽永的儿女情长。 金庸小说里的人物和情节激发了我的想象力,使我心中一直荡着一片波澜壮阔的江湖。

上周末在KTV唱歌的时候,我们还点了《铁血丹心》等武侠金曲。老版《天龙八部》主题曲——《两忘烟水里》有一句词,我特别喜欢,“女儿意,英雄痴,他朝两忘烟水里。”每每唱起,总觉得胸中侠情无限,感慨非常。世间所有的恩怨情仇,聚散离别,岂非“他朝两忘烟水里”?

以前查先生没少被“假去世”,没想到这回是真的了。我对好朋友管子说:“虽然94岁是高寿了,但还是好难受。”管子说:“就是不愿意,不愿意这件事发生。”

是啊,我们就是不愿意。

如今先生已去,武当山顶松柏仍青,若再听塞上牛羊许约,不妨且邀燕云十八骑,抓一把空心菜,饮一壶太白遗风,乘冰槎,共唱一曲侠客行。

査先生一路走好!

《 中国城市报 》( 2018年11月05日   第 19 版)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