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民办幼儿园普惠化改革当循序渐进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田 军

0

从“入园难”“入园贵”过渡到“家门口的放心幼儿园”,民办幼儿园转成普惠园的新闻已屡见报端。日前有媒体报道称,这项正在加速推进的幼儿园普惠化改革暴露出一些问题,诸如民办园转普惠园面临成本压力、小区配套园移交难题困扰基层教育部门等。

去年11月印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对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提出要求和时间安排。

一直以来,子女入园几乎成了百姓的一块心病,公办幼儿园、普惠幼儿园数量太少,供应严重不足。建设普惠性幼儿园是中国发展学前教育事业的一项战略部署,对保障更多适龄幼儿接受优质的学前教育、促进教育公平具有重要意义。从事实上来看,这也确实赢得了广大家长的认同和拥护。

不过,普惠化改革并非简单的幼儿园性质转换,不可能一蹴而就,它牵涉民办幼儿园、孩童家长等各方的切实利益和现实选择。对一些民办幼儿园的举办者来说,转成普惠园固然能得到一定的财政支持,但也意味着收费会被限制,很难获得预期收益。而不少望子成龙的家长还有着幼儿园转制后会降价、降质的深层次忧虑。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为了完成目标,各地民办园转制为普惠幼儿园工作雷厉风行,甚至出现一些民办幼儿园不得不接受普惠化改造的杂音。民办教育是公办教育之外的重要的补充资源,如果强行转制,结果适得其反,甚至会引发社会矛盾。

从媒体的报道也可以看出,大量民办幼儿园面临着登记为“营利”或“非营利”机构,是否转为普惠性幼儿园的考量,这一领域的投资者对此犹豫不决,其实都在等着另外一只靴子落下:根据《意见》要求,2019年6月底前,各地要制定民办园分类管理实施办法。这些细则将厘清民办幼儿园关注的界限。

民办幼儿园的观望、家长对办学水准的担忧、基层教育部门面对棘手问题时的无奈,无不凸显民办幼儿园普惠化改革缺乏明确的细则和地方政府工作的滞后。正如媒体所指出的那样,中央文件下发后,各地只是“层层转发参照”,将具体问题留给最基层的教育部门。

对于普惠园改革主导者,政府部门必须承担起首要责任。各地应及时出台相应的配套办法,多措并举、综合施策,确保学前教育投入有保障;要给予民办园更多优惠政策和补贴,切实减轻民办幼儿园的办园成本。这样才会达到“既加强对民办幼儿园的监管,也避免打击社会力量办学的积极性”的改革要义。

不过,也应该看到,学前教育资源特别是优质学前教育资源供给不足,才是困扰中国学前教育的核心矛盾。政府在加强监督管理的同时,要实事求是尊重市场规律,给予民办幼儿园正常的运营空间。毕竟,民办幼儿园的机制会更加灵活,能够将新的教育方法立刻转化和实施,满足一部分对孩子教育有高要求的人群的需要。

公益普惠是中国学前教育的基本方向,实现“幼有所育”是社会共同呼声。只有各级政府对于普惠性民办园的扶持力度不断加大,稳步推进,才会有更多的民办园愿意接受政府的扶持来提供普惠性服务,幼儿入园难,上不起幼儿园的状况才会改变。

《 中国城市报 》( 2019年06月03日   第 02 版)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