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与东瀛樱花飘落的速度赛跑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越 玥

0

我曾经和朋友笑谈:“去日本看到樱花开满的机会,就像找男朋友一样,难之又难。”日本岛国樱花那犹如昙花一现的花期,着实难为假期有限的我们。受天气、温度等多方面的影响,日本樱花每年的开放时期不尽相同,且持续时间短。日本民间有“樱花7日”一说,指的就是一朵樱花自开放到凋谢的大约时间,而一整株樱花树也仅有16天左右的最佳观赏期。

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美景。.JPG

被誉为“樱花之国”的日本,每到樱花开放的季节,都能吸引世界各国数以千万计的游客争相造访。

就像许多人对限量版商品情有独钟一样,这样难得一见的樱花,我岂能轻易错过,于是,背上行囊,决定开始一场与东瀛樱花的赛跑。

7天期限的“百万樱花大道”

日本关西最具人气的赏樱名所——大阪造币局,是此行必不可少的一站。

大阪造币局建筑内部虽不对外开放,但其外部的“百万樱花大道”才是真正的主角。别看它全长只有560米,路两旁却汇集了多达133个品种珍贵的樱花树,共350株。密集的枝叶纵情生长,交织成一条长长的樱花隧道。当花瓣尽情伸展并盖满头顶的天空时,也就迎来了造币局一年内仅7天的游客开放日。造币局中的樱花开放时间通常在4月中旬左右,比关西其他地方稍晚一些,且每年对外开放参观的日期都不固定。越是极具难度,越能激起人们挑战不可能的期望。一连两年的追樱之旅,才让我将这里的绝版美景尽收眼底。

大阪造币局中的樱花树。.JPG

大阪造币局中的樱花树。

那天我早早到了现场,冰冷的铁门将游客和百米之外的樱花大道隔开,俨然两个世界。站在造币局门口向里张望,远处,隐约透出的粉嫩色彩晕染了周围的蓝天;近处,门前本无队,而陆续站定的游客却自觉形成一列,虽门庭若市却秩序井然。等到门开的一瞬间再回头望去,百余人浩荡步入樱花大道,在每棵樱花树下停顿,被微风吹落的花瓣,落在肩头,就像是欢迎我们的“彩蛋”,让人心情舒畅。

常见的樱花色系除了白色、粉色和深粉色外,在樱花大道边,还可以看到十分罕见的黄色樱花,“须磨浦普贤象”就是其中一种:粉色花瓣包裹着花蕊,黄色花边与之渐变交融,像极了女孩的裙摆,层叠着闻风起舞。另外一种黄色樱花据说是普贤象变异而生,名为“园里黄樱”的品种,也极为稀有。它通体呈黄绿色,乍看像是还没成熟的花苞,但它毫不吝惜自己的美丽,展开花瓣,接收着人们的赞叹。短短几百米樱花路,我却停留了数个小时不舍离开。

小鹿与“结婚背景”

说起奈良,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鹿。这种被视作美丽、温驯、祥瑞的生灵,不受禁锢,自在地穿梭于路傍林间。当你在嘈杂的街巷买东西时,别被身后突然探头的小家伙吓一跳,因为整个城市都是它们的家,你才是那位意外的来客。

越玥在京都伏见稻荷大社。.jpg

越玥在京都伏见稻荷大社。

由于长期放养与人亲近,奈良鹿甚至学会了人类的礼节——鞠躬。众所周知,日本可能是世界上最爱鞠躬的民族,日本朋友之间鞠躬告别时,只要其中一方不停止,两人就可以继续互相行礼直到筋疲力尽。

带着些许怀疑,我启程前往鹿群最为集中的奈良公园。沿街告示牌上写着“小鹿伤人”的警告,不免让我谨慎起来。因为一些人把奈良鹿称作“鹿匪”,人们任何暴露在外的随身物品,都有可能成为奈良鹿匪们的抢夺目标。曾经有人甚至被它们抢夺了背包里的地图,鹿匪们显露出食草动物的本性,嚼着地图纸美滋滋地离开。知道了这些之后,我赶紧买了几份“鹿饼干”防身。

所幸小鹿们还算见过世面,淡定自若地在草地上休息,当发现食物后才起身向我踱步。为了保持安全距离,我下意识后退几步,然而一切担心显然都是多余的,小鹿在我面前低下了头又迅速抬起,是的,它鞠躬了。不论它们是否明白这个动作在人类世界的含义,但讨喜的交流方式使人们对小鹿投入了更多的喜爱。

奈良公园的樱花也是旅拍婚纱照中出现最多的场景之一。幻想身后,粉色樱花铺满背景,眼前和小鹿为伴,伴随着新的寓意、自然的气息,想不浪漫都不行。不远处有一间冰室神社,入口的“枝垂樱”已高过鸟居牌坊,枝条上朵朵樱花飘香。走进神社深处,景色更令人惊喜,两株比肩而立的“枝垂樱”因枝条过长而触及对方,继而又绵延而上,形似一条甩尾升天的粉蛟龙。

穿上和服,成为缤纷落樱中的一道风景

日本是个预约制国家,想要穿到满意的和服、吃到人气爆棚的美食,基本都得提前预定。我有位发小姐姐一直在日本生活和工作,我们约好在京都这个日本文化发源地来一次传统的和服体验,并品尝日本美食界最具分量的怀石料理。

QQ图片20190322092450.jpg

越玥和奈良小鹿亲密接触。

出发前了解到和服的穿戴过程十分繁琐,记住在穿和服前一定要上好厕所,当少则十几层、多则二十几层的厚重和服穿上身,你就无法轻易脱下了。防止和服勒得太紧,早饭也要少量进食。当日中午跟姐姐品尝怀石料理时,就因为我的和服勒得太紧而影响进食,最后剩下不少美食只能打包带走。

穿着和服走在京都落满樱花瓣的石板路上,不时会有游客提出合影的要求,我们也愉快地充当着免费模特。“你们很漂亮!”拍照的人不失礼貌地称赞着。“她是你的妈妈吗?”突然的一声问话,惊醒了正沉溺于摆pose的我们,我刚想反驳,却发现原来是旁边的和服姐妹花正在跟路人对话,只见其中的妹妹连忙解释:“她是我姐姐。”在场围观的人们纷纷笑起来。再看这对姐妹俩的穿着,我们恍然大悟,因为姐姐穿的和服淡雅且略显成熟,而妹妹的和服则鲜艳亮丽,这才让路人产生了误会。

新海诚的影片《秒速五厘米》中有句台词:“樱花飘落的速度是每秒5厘米”。看过樱花盛开,才知落樱的悲哀,我的追樱旅程也赶在樱花凋谢前先说再见。不过,花开花落,周而复始,追樱之旅,未完待续。(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