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人生“流浪者”刘孝羽

愿拿青春赌明天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张亚欣

0

从知名科技媒体的记者到自由职业者,到民宿的明星房东,再到如今的“旅游达人孵化”创业者,刘孝羽称自己一直在“流浪”,并将在追梦的路上继续“流浪”。

时隔3年,再见孝羽, 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从前的她,是一个活脱脱的假小子:留着短发,穿着宽松的T恤、垮垮的裤子,脚上踏着一双球鞋,再加上总是时不时啃手指甲的行为,让我觉得她十分“不修边幅”;而眼前的孝羽,留着飘飘长发,戴着流苏耳环,穿着文艺女青年必不可少的长裙,就连习惯性动作都变成了撩头发。于是我便知道,她这3年里,有故事。

悦活配图-3.jpg

每一次转身,都不是偶然

“人大概都有一个目标,差别只在于这个目标清晰与否。我在很早之前就感觉什么事儿是我想做的,只是它比较混沌。不过,在我的成长和不断‘试错’中,目标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越发知道自己想去做什么。因此,我给自己的‘计划的路径’也变得越来越清晰。”

——孝羽

孝羽大概是我认识的女生中,最随性的一个,随性到什么程度呢?她不喜欢写毕业论文,讨厌“刻板”的答辩过程,在临近毕业的当口,一转身,跑去旅行了,所以至今她的毕业证还在学校;她去采访,听受访者讲创业、聊公司模式,谈对行业的看法,但她对这些并不认可,于是罢稿了……

就是这么一个随性到任性的女生,3年后,再次坐到我面前时,她的身份变成了一个事业已经小有起色的创业者。

在我的认知里,人的骤变往往伴随着外界的刺激或是遇到了某些变故。然而,孝羽却用行动告诉我,有时候变化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我一直都想做自由职业,也想要做自己的事业。这一点,从未改变。”与其说孝羽做了记者、做了明星房东、自己创了业,不如说她一直都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儿。

孝羽在大学期间常常看36氪平台的文章,某一天,她看到36氪在招聘实习生,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孝羽投了简历和作品,顺利通过面试,成功入职,一待就是两年。两年里,她采访过大大小小几十家互联网公司,看着它们兴起,又看着它们被浪潮冲垮……面对自己不认可的商业模式,却仍旧要分析、报道,渐渐地,她对自己笔下的文字也开始陌生起来。因此,她告诉自己:是时候离开了。一段动荡而又充满希望的自由职业生涯也由此开始。

确实,孝羽没办法接受某段时间内只老老实实地做一件事儿,哪怕是成为自由职业者后,她也为自己创造了更多可能。实际上,孝羽做民宿房东其实是个“顺带”的事儿,起因是她租了大房子却被原本合租的小伙伴“放了鸽子”。

“长租不好出租,那就短租咯。”祸兮福所倚,谁能想到这种短租方式反而给孝羽打开了新的大门——认识了一些不错的小伙伴儿,不定期地举办“客厅沙龙”;从前提起做家务就“犯恶心”的她,现在竟能通过做家务在繁忙的工作和混乱的思考中平静下来。

悦活配图-2.jpg

▲刘孝羽(右一)开办的不定期的“客厅沙龙”。

坚持梦想的“创业者”

“多元的时代,赋予人们更多的机会和跨界的可能性。不同的事情只是表象,其实内在的逻辑都一样。当你发现了更多规律,你会觉得很多事情没有边界,最大的边界是人本身。”

——孝羽

“36氪培养了我的商业逻辑,让我能够以更客观的角度去分析和看待问题;而706青年空间让我不断想要寻求快乐、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在孝羽看来,不定期参加“706青年空间”组织的沙龙、青年分享会、公开课、独立电影放映等活动,让她结实了一群有意思的大学生,这群大学生的思维充满活力,教会了她“苏格拉底式”的深度思考。

孝羽在她的“流浪”中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送她手酿红酒和巧克力的房客,也有让她在旅行中蹭住的媒体人,还有时常让她帮忙念信的邻居奶奶……但真正给她带来巨大影响的是一个叫Annie的女人,两人因编译一篇稿子而结缘。

Annie不仅曾给了孝羽一份脱离“朝九晚五”日常的兼职工作,更是被孝羽奉为“人生教练”。“她对我的关照不仅仅在于工作层面,也在于对我生活、情感以及原生家庭关系等问题的开解。而她教会我最重要的两个字是:耐心。”

刚开始做自由职业者的时候,孝羽很害怕事情做不好,她对自己的要求甚至超过了外界对她的要求。因此,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经常纠结拧巴,寸步难行。“Annie会很好地感知我的情绪,没有责备,反而会很包容地告诉我合作方心里是怎么想的,事情应该怎么做才对。”

这种耐心,成了此后孝羽和同事相处的一条自我反思的准绳。

曾经的过往,不仅是序章,更是一个人蓄势待发的储备力量。无论是在36氪的两年媒体从业经历,还是每周末泡“706青年空间”的生活体验,亦或是她的房东生涯……这些都为孝羽做“想做的事儿”奠定了基础。

历经前几种“身份”的转变,孝羽现在是“创业者”,从事旅行达人的孵化工作。孝羽以及她的创业伙伴们想培养全球创作型旅行达人,在世界各地旅行与创作,可以实现边旅行边工作的生活状态,正如她自己一般。

“其实我目前还不如我孵化的达人们有创作能力。他们会拍照、写文章和拍视频,也有品牌方找他们合作,提供免费的机会出去玩,甚至还有付费合作。”说到这里,孝羽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同时,她也表示,虽然目前孵化了超过500名学员,但真正有希望成为旅行达人的,大概只有十几个人。

这是孝羽孤身进入旅行领域创业的第一步,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她最终想实现的目标,并不仅仅是打造旅行达人,而是想让旅行能够变成一项可以切实获取收益的职业。这条路很长,也很艰难,但孝羽会尽可能把路径的样子变得简单透明。

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流浪’就是我一直想去做的事儿,本来是想等到一个对的人,然后跟他一起去世界尽头,结果我自己提前把这个想法实现了。”

——孝羽

孝羽眼中的“流浪”,可不是什么旅行漂泊,而是保持旅居的状态,做一个不折不扣的“数字游民”——在某个城市闲适地生活一段时间,像平常一样,照样工作、和同事沟通,闲暇时就多读读书。

这样的生活,我相信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状态。但多数人,譬如我,也只敢在梦里想想罢了。

放弃稳定的工作,丢开所谓的“五险一金”,走出体制去探寻外面的世界,这是普通人想想就颤栗的事情。可是孝羽愿拿青春赌明天,在自主自由的状态中,完成人生体验的升华,梦里是怎么想的,梦醒时就怎么做,摆脱一切条条框框的束缚,朝着她想要的方向前进。

“世界很大,哪里都可以驻足停留。我经历了两年的自由职业,有了独立作业和远程沟通的经验,并且在旅行中也尝试过保持工作,所以才给了我信心。”孝羽告诉我,她在“流浪”的过程中也可以不耽误做事。

此刻,窗外阳光明媚,而孝羽正在努力活成她想要的样子。(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标题:三年转变多重身份  追求丰富理想生活 人生“流浪者”刘孝羽: 愿拿青春赌明天)

(责任编辑:郭禹辰)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