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报手机端
  • 设为首页
mobile-logo

乔家大院被摘牌,景区星级制不复返

来源: 中国城市报 作者: 张亚欣

0

1565575383199933.jpg

8月1日,游客在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大院景区参观旅游。中新社记者 韦 亮摄

“皇家有故宫,民宅看乔家”。近日,民宅景区翘楚山西省晋中市祁县乔家大院景区颇不太平,狠狠地栽了个大跟头。

日前,文化和旅游部发布公告,对复核检查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7家5A级旅游景区进行处理:除了乔家大院被摘取5A星牌,还对河南省焦作市云台山景区、四川省乐山市峨眉山景区、云南省昆明市石林景区等6家5A级旅游景区予以“通报批评责令整改”处理。

景区终身星级制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也意味着对星级景区实行动态化管理渐成常态。

1 5A级景区被摘牌早有先例

事实上,在近年来国家旅游管理部门对不达标景区的一系列处罚中,对5A景区直接摘牌早有先例。2015年10月,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景区成为全国首个被摘牌的5A级景区;2016年8月,国家旅游局决定撤销湖南省长沙市橘子洲景区5A级的星级认定等。

如果说,4A级景区代表了国家级标准风景区,5A级景区则代表着世界级品质,因此,其申报过程有着严格程序,评级需要经过充分论证与审核。一旦景区被盖上了5星级的戳,就如同获取了一块“金字招牌”,不仅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还直接带来了经济效益。

而国家旅游管理相关部门开展5A级景区创建工作,目的就是促使各地方政府加大投资力度,从而改善硬件设施,强化管理以提升软件水平,并在全国现有的4A级旅游景区中筛选出一批质量过硬、满足境内外游客需求、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景点使其在国内成为真正标杆的旅游精品“绝品”景区。

按照常理,景区好不容易获得了5A级认证,更应当格外珍惜,争做模范景区样本。然而,不难发现,被摘牌景区的问题集中体现在产品类型单一、过度商业化、安全卫生投入不够、景区综合管理有待提高、资源保护有缺陷等方面。

2 各景区积极整改,擦亮“金字招牌”

此次文化旅游部的摘牌行动,像一支利箭深深扎入登上“黑榜”的景区。

记者从多家景区官方网站了解到,被公布的7家景区纷纷进入整改阶段。乔家大院景区所属的祁县文化和旅游局回应:将从头做起,从景区环境提质、沿线秩序整治、安全隐患排查、服务能力提升4个方面立即开展整治行动,并同步启动调查问责程序,对相关责任人严肃问责;云台山景区方面表示,将对照国家5A级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的有关标准,认真排查,制定整改方案和工作台账,内外联动、形成长效机制,确保整改工作取得实效;云南石林景区方面承诺,将以文化和旅游部此次整改要求为契机,认真反思、全面整改,以更严格的标准对照提升,打造更优质的服务,为游客提供一个更加安全、更加舒适和更加便捷的旅游环境……

除了上述景区外,其他不在整改范围内的景区也趁着这股整改风开始自查,纷纷力保“金字招牌”。

山西皇城相府文化旅游公司董事长王天亮坦言:“时隔三年,又一个5A级景区被摘牌,意味着旅游市场大变局时代的到来。”对此,王文亮表示,旅游行业的本质是服务,皇城相府即日起将从旅游交通、游览、旅游安全、旅游购物、综合管理等方面着手,建立自查自纠机制。

记者获悉,近期,山西绵山景区不仅拆除了与自然景观不匹配的冰雪大世界、金山魔窟、嘉年华等项目,更是清除了蜡像馆及超市外过于花哨的外墙广告、门头广告,还对现阶段使用的车辆增加了吊环、扶手设施保障游客乘车安全的设施等。

截止记者发稿前,这股整改风还在不断扩大。

3 生搬硬套星级标准反易造成景区同质化

此前,景区的星级评定基本处于终身制的状态,因此一些地方的星级景区申报可以享受“一劳永逸”的待遇,取得星级资质后便高枕无忧,更像是完成了“面子工程”——只看重5A招牌所带来的营销影响力,只重创建,而疏于后期维护。动态地维持各项指标符合星级标准,需要景区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对于多数景区而言,等到认证后就失去了维护的动力,导致游客对于国内星级景区的乱象诟病已久。

旅游爱好者魏芳芳忍不住对记者吐槽:“现在逛景区越来越没意思了,我去峨眉山玩了一趟,景区里面小摊贩所售卖的旅游纪念品和我在丽江旅游时见到的差不多,一点特色都没有。”

景区质量等级动态管理趋严后,则有利于倒逼景区向质量高标准看齐。

资深旅游专家王兴斌直言:“5A级认定是景区服务质量的代表,而文旅部通过摘牌不达标的景区,一方面可敦促这些景区整改;另一方面,还起到了警示其他景区的作用。同时,这也标志着未来景区将进入严控质量时代。”

然而,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旅游所所长刘思敏看来,应该客观看待景区星级评定的作用。他指出,《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是推荐性标准,并非强制性标准,类似于一种质量认证体系。

“5A级的招牌并非景区的必选项。景区讲求个性化、差异化,生搬硬套星级标准反而容易产生景区同质化现象,对景区发展未必有利。因此我认为还是要客观看待景区星级评定的作用。景区参与星级评定不是必须的,还是要因地制宜地发展自己的特色。”刘思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主动要求退出星级机制的景区并非没有,以信众和周边游客为主要游览人群的江苏省苏州市西园寺景区,就主动递交了退出4A级旅游景区名单的申请。于西园寺而言,4A级景区的名号虽然不失为营销的一大卖点,但当清晰了自己的定位和功能后,它选择了专注于打造自己的特色。

《 中国城市报 》( 2019年08月12日   第 03 版)

(原标题:乔家大院被摘牌, 景区终身星级制一去不返)

(责任编辑:越玥)

gcz

48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