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特别推荐

乡村教师韩建兵:

为了孩子 我要坚守这片土地

2020年01月22日 13:51:03 来源:中国城市报 作者:记者 王 楠文图

冬季清晨,太阳尚未露出边角,山西省忻州市岢岚县娘娘庙村的乡村教师韩建兵已经踏上去往学校的路程。路,已被昨夜的新雪覆盖,赶来上学的孩子们在雪地上踩出了一串串欢乐的脚印。

学生刘琦胆小怕羞,面对记者镜头,她从书桌后露出小脸。

韩建兵、妻子和学生们一起在家吃午饭。

身怀绝技的“大师”

“山里的冬天太冷,我每天会早到一小时,先让教室暖和起来,再整理一下教学用具。”韩建兵是学校里唯一的老师,也是村里唯一的文化人。除了教学以外,他还帮着村委会整理台账。

学校就设在村委会院内,教室只有一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当天到校的学生有两人,还有一个生病没来。“我们通常早上八点半上课,下午三点放学,中午有午休。”一声哨响,就是学生们的上课铃声,韩建兵走进课堂。

不一会,教室里传出了朗朗读书声。除了语文、数学、体育等基础课程外,韩建兵还为学生们定制了专门课程。“有的孩子喜欢音乐,有的孩子喜欢画画,我会针对他们的爱好与特长进行授课。”

韩建兵坚信,在学生不多的情况下,针对性教育效果更好。但要做到“样样精通”,韩建兵付出了大量努力。“我本人非常热爱学习,所以一旦打定主意要教这门学科,我就会提前搞懂学会。”

音乐课上,韩建兵演奏起了风琴,学生们立刻围上前,跟着轻轻哼唱。除了风琴,他还会吹笛子、弹电子琴,游泳、英语、美术更不在话下。学生们口中的韩老师,是个身怀绝技的“大师”。

韩建兵希望用亲身行动影响自己的学生,让他们爱读书、爱学习。韩建兵还把这个理念传输给学生家长。“有的家长没上过学,看不懂书。我告诉他们,无论懂不懂,每晚都要拿本书坐一会,给孩子树立榜样。”韩建兵笑着对记者说,“家长们很配合,但有次我家访时发现,一个正在看书的家长把书拿倒了。”

跟大多数乡村教师一样,韩建兵除了给学生授课外,还要兼顾大家的衣食住行。“村里的男人大多去城里务工了,留在家的都是学生母亲,又要做家务又要忙农活,难以照顾到孩子。”这种情况下,学生们午饭和休息问题、个人清洁问题、往返学校的安全问题都成为韩建兵要考虑的事项。“人家把孩子交给我,我就得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

“学生是我一生的骄傲”

四岁女孩刘琦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面对生人她总是把头埋在课桌下,偷偷露出眼睛张望,显得十分羞涩。

“刘琦的爸爸常年在外打工,母亲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全身心照顾她。两岁那年,父母就把她送来我这‘上课’。”韩建兵摸摸刘琦的小脑袋瓜说,“她胆子小,刚开始不愿意来。”为了帮助刘琦调整心态,韩建兵每天去她家教书。“说是教书,其实就是陪她玩,给她讲故事,带她做游戏。”一段时间后,刘琦开始喜欢上了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师,主动提出要去上学。

男孩杨杰虽然已满十岁,但由于家里情况特殊,他没有去县里读书,而是被母亲送到了韩建兵这里。“杨杰胆大、好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这孩子总惹事,家里也不知道该如何管教。”韩建兵干脆把他带在身边,从生活习惯开始,教他学习做人做事。

迎来一批,又送走一批。三十多年来,韩建兵的学生早已遍布全国各行各业。袁茂聪、王俊喜、张鹏飞、张六子、王荣喜……韩建兵牢牢地记着他教过的每一个学生的名字,这些学生有的从政、有的经商、有的学医、有的务农,也有人跟随他的脚步,成为乡村教师,他们是韩建兵一生的骄傲。

甘愿留守一辈子

1997年,韩建兵还在其他村镇教过书。“那时,从我家去学校单程就得走五个多小时,两周才能回一次家。”这段路需要翻山越岭。有一次,韩建兵抱着八岁的女儿回家,因为出发时间晚,走了一半,天就黑下来,山路忽隐忽现,韩建兵迷了路。四周野兽声音此起彼伏,女儿被吓得哭个不停,韩建兵也非常害怕,所幸的是,十个小时的挣扎后,他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

回想往事,韩建兵颇为感触:“虽路远难走,但阻拦不了我回家的信念,我想陪陪妻子,帮她做做农活。”韩建兵的妻子每每听他讲起这段往事,都会心疼不已。

“也曾有过退缩的念头。”谈到这,韩建兵有些难为情,1986年成为乡村教师后,他身边的亲朋好友陆陆续续离开村庄,然后光鲜耀眼地回到家乡修房盖楼。可韩建兵和妻子却数十年如一日地住在窑洞形的土房中。

“那时确实没钱,很穷困,妻子非常不理解,也抱怨过。”每到此时,韩建兵心里总不是滋味,离开教师岗位去城里务工赚钱的念头在他脑海里经常浮现,但一想到要离开可爱的学生和这份深爱的职业时,他就犹豫了。

最终,韩建兵还是坚持了下来。妻子也被她打动,帮着照顾学生、教育学生,夫妻二人受到全村的尊重。

近日,韩建兵被授予2019年马云乡村教师奖,他动情地说:“任职乡村教师已然数十年,人生过去一半有多。虽然我没走出这片土地,但我的学生早已遍布全国,有着各自广阔的天地,是他们让我的生命更有意义。”

记者手札

记者在娘娘庙村采访韩建兵时发现,这位普通的乡村教师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愿给人添麻烦。“没问题,我可以解决。”他总这么说,“我身边还有许多从事乡村教育工作的人,他们比我更辛苦。”

就是这样一个不愿给人“添麻烦”的人,却为那些居住在偏远地区贫困家庭的孩子们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麻烦。

如今,乡村教师的地位和待遇仍然是中国教育发展的一个短板和薄弱环节。教学条件艰苦、教育内容复杂……希望这些困扰乡村教师们的实际“麻烦”可以被逐个解决,让偏远地区的孩子们也能享受到高质量、有保障的学习条件。

责任编辑:李彤彤
分享到: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367114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