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讨厌的化疗后脱发,新的生物技术希望攻克它

2024年01月23日 21:22:31 澎湃新闻李周亮 曹年润

·Perseus Therapeutics正在开发一种抗体,如果有效,它会可靠地保护头部的毛囊免受化疗的损害。目前尚未进行人体测试。但如果一切顺利,这种抗体可能是第一种能在化疗治疗期间预防严重脱发的药物。

当地时间2024年1月17日,据生物医药行业媒体STAT报道,一种防止化疗后脱发的新型技术正在研究中,有望在未来获批临床。

乳腺癌患者克莉丝汀·柯(Christine Ko)因接受化疗而饱受脱发折磨,医生提供的干预措施是可冷却至32华氏度(即0摄氏度)的冰帽,但是对她来说,这不是很好的选择。“这将花费大约2000美元,有效性约为50%。我不想花2000美元买50%的机会。”柯说。

柯还是美国耶鲁大学癌症中心(Yale Cancer Center)的皮肤科医生她。知道自己没有其他选择,“从皮肤病学和个人经验来看,没有太多好的治疗方法。我们实际上并不知道如何刺激头发生长。”

2023年成立的生物技术公司Perseus Therapeutics希望能够解决这一问题。该公司目前正在开发一种抗体,如果有效,它能保护头部的毛囊免受化疗的损害。目前它还不是一种成熟的疗法,尚未进行人体测试。开发出来后,还需要通过临床试验。但如果一切顺利,这种抗体可能是第一种能在化疗治疗期间预防严重脱发的药物。

这项技术的前景让肿瘤学家感到兴奋。耶鲁大学医学院(Yale School of Medicine)和耶鲁大学癌症中心的助理教授莎拉·谢尔霍恩(Sarah Schellhorn)表示:“脱发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大事。在某些情况下,我建议化疗,但病人选择了其他方案或不进行化疗,就是因为化疗会导致脱发。这不仅仅是虚荣,关键是脱发会让人看起来是病态的。这是一个关于别人如何看待他们的问题。”

对接受化疗的患者来说,戴冰帽并不舒适。柯接受化疗时,还需要戴冰手套和冰袜子以防止神经损伤。她形容它们就像“手和脚上的冰袋”,“我手里好像拿着一个雪球,手指会开始疼。”柯的输液时长是6个小时,若加上输液前后30分钟的准备,冰帽要戴7个小时。“我做不到。”她说。

Perseus Therapeutics研发的抗体来自免疫学家杰西卡·香农(Jessica Shannon)。她发现靶向一种名为胸腺基质淋巴细胞生成素(TSLP)的细胞因子可以加速头发生长,并可能保护毛囊免受化疗损伤。

这一发现是香农在美国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读研究生时偶然获得的。她在研究人体对皮肤损伤的反应时,发现每当皮肤受伤,细胞就会增加TSLP的产量。起初,她认为TSLP可能与伤口愈合有关,她测试在受伤前向小鼠添加这种蛋白质是否会加速伤口愈合,但什么也没发生。

再次回到动物实验室时,她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有些老鼠毛发旺盛,有些则不然。与对照组相比,仅TSLP给药动物的毛发生长非常稳健。

毛囊在两种状态之间循环。一种称为休止期,即毛囊处于静止期,头发不生长。另一种称为毛发生长期,即毛囊细胞迅速分裂,毛发积极生长。在她的研究过程中,香农发现TSLP似乎推动了毛囊从休止期到生长期的转变,打开了毛囊的“开关”。

阻断毛囊中的TSLP受体似乎可以阻止这个开关打开,使毛囊处于休止期。香农通过在剃光毛的老鼠背部涂上封闭抗体(blocking antibody)来测试这一点。她说:“防止头发生长的循环是完全成功的。从技术上讲,它只是延迟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我也没有继续给动物服药。”2022年,她在《干细胞报告》(Stem Cell Reports)上发表了部分研究成果。

这项工作引起Perseus Therapeutics的创始人、同时也是风险投资公司Blue Water的风险合伙人乔·埃尔南德斯(Joe Hernandez)的注意。埃尔南德斯与杜克大学的技术转让办公室合作,通过风险投资公司给Perseus Therapeutics启动资金。

柯说,化疗的目标是快速分裂的细胞,只有处于生长期和活跃生长的毛囊才容易受到化疗的损害。从这个意义上说,阻断毛囊中的TSLP受体并使头发的毛囊保持在休止期应该可以保护毛囊免受化疗的影响。“理论上,任何阻止头发毛囊细胞分裂和生长的药物都应该能防止脱发。”她说。

然而一个可能的问题是,通常约90%的头皮毛发在任何给定时间都处于生长期,头皮毛囊也可能需要数年才能恢复到休止期。“让它们保持静止状态要容易得多,而让它们进入静止状态要困难得多。患者不会想在头发生长活跃时进行化疗。”香农说,这意味着药物可能只能保护患者10%的头发。

不过,有效的抗体可能仍然有用。“这将增加可以保存的头发总量。患者失去头发时,也失去了大量珍贵的干细胞。这些干细胞对于启动头发周期非常有效和重要。因此,人们可能会更快恢复。”她说。

在化疗期间,柯的头发仅能维持几个星期,“我在三月底完成化疗,我的头发直到五月才开始明显地长回来,就像一团绒毛。”她说。一种名为“米诺地尔”的药物可以帮助头发生长,但柯选择不使用,因为她已经吃了太多的药。

相比之下,以涂抹的方式使用的靶向TSLP的药物可能非常安全。香农表示,已有针对哮喘和过敏的TSLP药物上市,如由跨国药企阿斯利康(AZN.US)生产的Tezspire(tezepelumab)。她还发现,涂在皮肤上的TSLP或TSLP阻断抗体不会对小鼠产生全身性影响。

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浩然

放化疗

热点新闻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报社简介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城市服务

广告服务 诚招英才

版权合作 商务合作

报社业务

新闻投稿 读者来信

报社公告 品牌监督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中国城市报》社有限公司 中国城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