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中国

用法治方式加强黄河保护(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2021年08月19日 14:59:57

2020年与2000年陕西省植被覆盖度对比。

陕西省气象局供图

陕西宜川黄河壶口瀑布吸引了众多游客。

饶北成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永续发展的千秋大计。开展黄河保护立法,是党中央部署的重大立法任务,已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2021年度立法工作计划。今年4月,《黄河保护立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发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为推动全社会进一步扩大以法治方式保护黄河的共识,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牵头举办,以“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加强黄河保护立法”为主题的中华环保世纪行2021年宣传活动日前在陕西启动。

黄河在陕西省境内全长719公里,流域国土面积、人口、经济总量分别占陕西的65%、76%、87%,陕西省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治理方面具有较强典型性。如何用法治方式加强黄河保护,推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记者对黄河流域陕西段进行了实地探访。

核心和关键在“水”

加大流域水资源保护力度

加大水资源保护力度,是推进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核心和关键。

沣河是黄河最大支流渭河的一级支流。在沣河金湾湿地,站在沣河大桥上眺望,河面碧波粼粼,两岸垂柳依依,白鹭、黑鹳等鸟类在河洲跃动嬉戏,一幅美丽的生态画卷尽收眼底。

然而,曾经的沣河却是另一番景象。“我在沣河边上长大,在上世纪80、90年代,沣河就像一条排污沟。”陕西省环境保护公司总经理王团安回忆,以前沣河两岸杂草丛生、垃圾遍地。

2014年沣河综合治理项目启动,以“柔性治水、生态治河”为理念,将河流治理与水污染防治紧密结合,同时坚持以自然河流和人工渠系为骨架,随弯就弯,不截弯取直,让河水自然奔流。在滩区治理上,保留河道原有高滩和深潭等地形风貌以及原有树木,利用河流自然形态打造生态节点。

去年,沣河南岸还建成了沣河全指标水质自动监测站,每4小时自动监测一次水质情况,监测数据会实时上传到国家相关平台。监测站建成投入使用以来,沣河水质长期稳定达标,各项指标都满足地表水Ⅱ类要求,较2016年提高了两个水质类别。

《黄河保护立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中规定,有关工业企业应当实施用水计量和节水技术改造,在工业园区开展企业间串联、分质、循环用水设施建设。保护黄河流域水资源,一些企业进行着积极探索,取得了显著成效。

在陕西省韩城市的龙钢集团,只见一个长方形蓄水池清澈见底的水面下,颜色各异的锦鲤在成群游动,这池清水正是从生产污水净化而来。龙钢集团总经理刘安民介绍,龙钢集团建设了处理能力为每小时3000立方米的综合水处理系统,采用混凝、沉淀、过滤、软化等物理化学方法处理废水,实现水资源的循环利用和“废水零排放”的生产目标。

聚焦“水”这个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陕西省人大修订了省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加强统筹指导、审查批准了榆林市无定河流域、延安市延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条例和榆林、西安等市节约用水条例。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小燕介绍,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已制定修改省级地方性法规32件,审查批准设区的市法规43件,涉及黄河流域生态治理和修复、河道整治和水土保持、污染防治等方面。

水沙关系调节是“牛鼻子”

推进退耕还林、水土保持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黄河泥沙含量高、治理难度大,水害严重。

“黄河水少沙多,水沙关系不协调是症结所在,抓住水沙调节这一‘牛鼻子’是治理要害所在。”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政法局副局长归帆认为,水沙调节的关键在于治理水土流失,依法推进退耕还林、水土保持是重要举措。

陕西省延安市延川县地处陕北黄土丘陵残塬沟壑区,全县总土地面积1985平方公里,其中水土流失区域面积高达1897平方公里。当地如何进行水土保持?

记者来到延川县贾家坪镇马家湾村,想象中的深沟高壑并未出现。站在马家湾大型淤地坝上望去,只见山坡上植被葱茏,山下田地平整,田地里的作物长势喜人。“建这座淤地坝之前,在山两边的深沟中,河水裹挟着泥沙奔涌而下,后来通过打坝淤地,将暴雨带来的洪水拦住,把泥沙沉积下来,水流走后就形成了坝田。”延川县水土保持队队长任宏祥介绍,当地流传一句农谚——“打坝如修仓,拦泥如积粮,村有百亩坝,再旱也不怕”。

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淤地坝,从源头上封堵了向下游输送泥沙的通道,在泥沙的汇集和通道处形成一道人工屏障,起到“沟里筑道墙,拦泥又收粮”的作用。据统计,陕西全省累计建成淤地坝3.4万座,占全国总数一半以上,淤地86万亩,拦泥58亿吨,年增产粮食3亿公斤。

《黄河保护立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开办生产建设项目的生产建设单位及施工等参建单位应当落实水土流失防治责任,严格执行经批准的水土保持方案。黄河流域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水行政主管部门和黄河流域管理机构应当定期组织开展生产建设活动水土保持监管,督促相关单位或者个人履行水土流失防治责任。

除了拦沙淤地,退耕还林对水土保持的作用同样显著。“陕西省多年来坚持退耕还林、进行水土保持,出台的数十部地方性法规中,对此都有明确规定和制度保障。依法治理,让黄河流域陕西段实现由黄变绿,绿色版图向北延伸400公里,植被覆盖度达到60.68%,年均入黄泥沙量从2000年之前的8亿多吨降至如今的2.7亿吨。”刘小燕说。

湿地是最大的“滤水池”

从过度利用向自然修复转变

“黄河湿地能充分保护和利用黄河流域珍贵的水资源。”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西北调查规划设计院教授王逸群说,湿地是最大的“滤水池”,可以有效地蓄水、净化水质并可作为直接利用的水源或补充水源。黄河属于资源型缺水河流,因此,通过保护湿地生态来积蓄水资源意义重大。

“生态好不好,鸟儿最知道。黄河湿地已经成为中国候鸟南北迁徙的主要驿站,也是中西部候鸟的主要栖息地之一。”在陕西黄河湿地合阳段夏阳瀵湿地生态修复实验区,陕西省合阳县自然资源局局长姚旺辉指着远处一处林子说,每到春暖花开时节,合阳洽川湿地的鸟林观赏区里,大鸨、黑鹳等数万只珍稀鸟类云集于此。

姚旺辉全程见证了这片湿地从曾经乱占乱建、村庄垃圾随意倾倒的“脏乱差”,变成如今鸟类栖息的“宝地”。2015年,合阳县政府开始整治该片区域,实施了退耕,限种莲菜、限养鱼,还湿地、还芦苇、还水面的“一退二限三还”资源清理活动,之后将鱼池和莲池之间的田埂进行清理,形成了2400亩湿地水面。

此后,通过种植芦苇、香蒲等湿地植物进行湿地植被恢复;通过栽植国槐、柳树等实现鸟类栖息环境修复;通过引水回灌湿地和水岸修复对湿地环境进行治理,逐渐恢复湿地生物多样性。

《黄河保护立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中规定,在黄河干流和支流水源涵养区,禁止占用或者改变河湖、湿地用途,禁止开(围)垦、填埋、排干河湖、湿地,禁止截断河湖、湿地的水源,禁止在河湖、湿地管理范围内从事采砂、采矿、取土等破坏河湖、湿地的活动。

近年来,陕西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通过加强地方立法和人大监督工作,推动在黄河滩涂湿地保护区实施退耕还湿项目,建设绿色生态屏障。

去年,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在开展执法检查中,与省政府相关部门组成暗访组,增加随机抽查比例,完善重点污染源“清单式抽查”。引入第三方评估,委托当地有关院校和研究机构进行。对执法检查组指出问题的整改落实情况进行“回头看”。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还建立了省人大常委会环境资源保护立法监督专家库,充分发挥环保咨询专家专业特长和研究成果,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工作“会诊把脉”。在全国人大代表、陕西师范大学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方兰看来,黄河保护立法,主基调是保护和治理。保护和治理是前提、是基础,只有保护好黄河、治理好黄河,才能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最基本的保障,才谈得上高质量发展。

《 人民日报 》( 2021年08月19日 18 版)

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乔妙妙

热点新闻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报社简介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城市服务

广告服务 诚招英才

版权合作 商务合作

报社业务

新闻投稿 读者来信

报社公告 品牌监督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中国城市报》社有限公司 中国城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