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人蹲守6小时没接到活 有人一天干10小时不到200元

在高架桥下“趴活”的那些打零工者

2023年10月31日 11:34:32 法治日报

零工,是当下应对经济下行和稳就业中的一个热词。近年来,很多人加入灵活就业的行列,零工经济快速发展。而随着“双十一”即将来临,一些企业开始谋划大量招募零工,以应对旺季人手紧缺问题,零工群体愈发引起社会关注。

有数据显示,近年来灵活招聘的需求每年以8%至10%的速度提升,2022年我国一线城市的灵活用工占比达25.6%,零工需求不断释放。为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促进零工人员实现就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等五部门于2022年发布《关于加强零工市场建设 完善求职招聘服务的意见》。上海市闵行区甚至推出该市首个零工市场,扩大零工市场的辐射面。

目前选择打零工的是哪些人群,零工市场是怎样一番景象?又该如何保障打零工人群的合法权益,推动零工市场健康发展?法治经纬版聚焦这些问题,推出专题报道,敬请关注。

□ 本报记者 张守坤

10月22日早上5点,天还没亮,从天津市河东区国山道C口出来沿着卫国道向东走三五百米处,已经聚集了近百人。他们有的蹲坐在路旁,有的三五成群在交谈。这里是天津市一个小型零工市场,这群人的目标很明确:盯住过来招工的老板,找点儿活干。

今年52岁的老夏就是其中一员,他凌晨4点50分就赶到了这里。可惜今天的运气不太好,直到中午11点半,也没有老板“带走他”。老夏一身行头也简单,除了一部手机什么都没拿。

“吃喝都得花钱,能找到活中午就会管顿饭,找不到下午就回租的地方躺着,能省就省点。冬天马上到了,一些工地停工,干活机会少,趁现在多干点多攒点钱。”老夏对《法治日报》记者说。

像老夏这样打零工的人,亦被称为灵活就业者。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灵活就业从业人员规模达2.5亿人。以我国近9亿劳动人口来看,这个数据意味着每5个劳动者中,就至少有一人是在打零工。

那么,零工市场到底是一幅怎样的图景?

零工市场人多活少

老夏是山东东营人,从山东、河南、河北到天津,从保安、快递员、搬运工到搬砖,他已经打零工十几年了,“什么活都干过”。

为什么选择在天津这个小型零工市场找活干?老夏有自己的看法:“这边离物流园区比较近,以体力活为主,搬砖、卸货之类的,虽然活累,工资又不高,一天也就二三百元,但会点儿技术的都去市里找工作了,修下水道、维修家电还有帮厨的,干得好的一天能挣五六百元。像咱年纪大了就会干个体力活,只能来这里了。”

在天津,这样的零工市场并不少,位于武清区的振华桥零工市场比较受欢迎。10月25日7点,记者来到这里,看到有近300人在等活干。

只见,有包工头开着面包车过来招工,几十个人同时涌上去。“老板要招什么工?我什么都会做。”嘈杂的询问声里,快速说好工作内容和工钱后,几个年轻人便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但是这样的招工效率不是常态。两个小时过去,记者注意到,只有3辆面包车是真正来招工的,大约拉走了10个人。这个数字相对于此处的“趴活”队伍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快10点的时候,从面包车上下来了一个自称是帮带货主播找打包快递的“刘经理”,“就是把食品、冰袋啥的装箱,活很轻松,早上9点干到晚上8点,有多少人要多少人,一小时17元”。

时薪一出来,围着的二三十人瞬间只剩下5人。

“这工资太低了,一天200元不到,还要干10个小时,回去也晚,家里一堆事忙不完。”一个大哥边往外走边向他人吐槽道。结果没过两分钟,他又回来问“刘经理”:“中午管饭吗,有时间休息吗?”得到肯定答复后,他说,“我这儿还有几个人,我跟他们说一下,明天都来上班”。还有人问:“女工可以吗,今年50多岁了可以做吗?”

现场有人告诉记者,这边一般一天的工资是230元至260元,最低200元,一般工作8个小时,像这种干10个小时不到200元确实算低的了,工作时间也不合适,“一般我们都是早上六七点去干活,下午三四点回来,这样什么都不耽误”。

距离天津振华桥零工市场不到100公里的北京马驹桥,因常年聚居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久而久之自发形成北京大型的“日结工”劳务市场。

但今年以来,在这里打零工的人发现,工价正在一步步下滑,中介们能提供的日结活数量也在缩减。以快递装卸零活为例,最近晚班(12个小时)工价只有170元,而一年前日常工价都在200元以上。

多名打零工者反映,去年卖体力的活,比如搬运、拆房等,工价常在260元至280元一天,但现在报价只有180元至200元一天。

来自河北衡水的“90后”小伙都大帅已经在马驹桥待了五六年。“刚来的时候,这里每天有上千人,现在差不多五六百人。附近好多工厂都迁走了,现在招得最多的就是快递和保安。没技术的挣得少点,有技术的,会刮腻子懂点装修的,能多赚不少钱。我还算好的,一个月30天有二十五六天能找到活干,过得比较惨的可能只有十几天有活干。”都大帅说。

在他看来,零工活来钱快要求低,如果发现有问题干个一两天就可以走,也不会有太大损失。如果找不到活,他就跑一天闪送或者快递,去掉花销一个月下来能攒个几千块钱。

招聘信息鱼龙混杂

打零工,需要接收更多的招聘信息,但也容易被鱼龙混杂的信息误导甚至受骗。

老夏曾在一个“零工群”中接到一份活,被人带去工地干完活后,回去路上对方让他买一瓶水,回头就把工钱结了。结果他一转身,对方就开车跑了。

“有厂子的还好,这个人跑了还能找厂里其他人要,像这种在群里接的活,不知道对方的信息,人家开溜了,我只能干着急。”老夏说。

这样的“零工群”“兼职群”并不少。记者在马驹桥等多个“兼职群”看到,有人从早到晚在群内发布各种招工信息。

“短视频代发(线上兼职),多劳多得,每天5分钟,5分钟做完60元至200元,每天都可以做,一个月3000元至10000元,一天一结账,欢迎加×××”……收到这条信息后,记者添加了对方的社交账号。对方发来一段要求:“一个号40元,随便加上话题音乐,话题例如#十月,发五遍,其他不用改动;一个素材一个号用,几个号找我要几个,第二天早上结,提前隐藏删除私密不算,3个号结180元,做的回复我。”

记者回复后,对方发来一段素材,背景是一张按摩店图片,上面还有一段文字:19岁男孩首次按摩,美女技师进去只有几分钟,男孩却兴奋死亡,男孩父母:他没工作,哪来的钱?当时有几个朋友过来玩,带他们去按摩,避免父母抽查,是通过“日月用”申请了5000元用于支付。网友:“日月用”是正规平台新推出来的备用金,门槛很低,支付分只需要420分就可以申请。

“发完之后截图给我看,每个视频都要自己先点赞,第二天早上9点再截图给我看,不截图不发钱。”对方再次提醒道。

随后记者按照要求操作,第二天上午10点多,对方发来信息说:“你9点没有截图给我,工资没法结。”记者解释说自己忘记了,今天有5个号可以发,希望能再发新素材,结果对方一直没有回复。而记者的另一个社交账号在早上9点准时发送截图给对方,同样没有收到回复。

记者注意到,两个社交账号虽然收到的是两份素材,但只有背景图片和网贷平台名称有区别;而在“兼职群”内,他们发的找兼职社交账号每天都在变动。有知情人士解释,他们让打零工者发的往往是一些小额贷款平台、钓鱼网站等软广告。

“兼职群”内还有两条招聘信息吸引人眼球,一条是殡仪馆安保,一条是火车押运员,试用期工资六七千元,转正后1.1万元至1.2万元,还有五险一金。

记者联系殡仪馆安保负责人,对方称:“你没有保安证和消防证,需要先去××地方做两个月保安,一个月4000元。其间,我们会帮你免费办理好所需证件,等证件一下来就可以立马去殡仪馆上班。”

火车押运员负责人也是用同样的话术,说需要去××地铁站实习,每个月3500元,实习期一过就可以上火车当押运员。

有入职过的打工者向记者透露,所谓殡仪馆安保,实际上就是小区、工地招保安,两个月一到,要么继续干要么就走人;火车押运员也是,实习期快到了就把你辞退。“而且这种都是说转正后再签合同,被坑后很难维权。”

常在上海、辽宁、山东等地举办车展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因为需要布置场地等,他们经常和“经纪人”(类似于中介)联系,让他们找人干活,而“经纪人”往往去零工市场找人,其中还有一些是做兼职的大学生。“比如我给他们每个人一天200元,他们给学生说的工资可能就是一天100元或150元。来之前都会说活轻松,实际上除了布置展厅外还要搬运装卸器材;说决不超过8小时,但展会经常会开得晚,别说加班工资了,打车费或者晚饭都不会给。”

“如果不乐意做或认为不合理,‘经纪人’就直接说不做不给工资,反正有的是人乐意干。有时候展会要开好几天,中间有学生学校有事要请假一天回去,经纪人也不同意,说只要请假一天,所有工资都不发。因为很多是大学生,比较好‘吓唬’,他们往往忍气吞声,有些忍不住去找‘经纪人’理论的,最后也很难得到妥善解决。”陈先生说。

有劳务市场被冷落

调查过程中记者注意到,有的人才市场里没什么人,大量打零工者选择在外面的街道旁“趴活”。10月26日,在天津市中国北方人才市场,记者看到市场外面同样坐满了等待打零工机会的人。

而离老夏等人找活的三五百米处,就是华明零工劳务市场,门旁地上全是灰尘的招牌显示这里有华明街道指定的公益招聘公司,但除了两张社交平台的扫码关注和一个过期的群聊邀请二维码外,里面全是出租的铁皮屋,没有任何工作人员。

劳务市场内的小饭店老板娘告诉记者,这里是打零工者租房的地方,一个月300元至600元,想找工作得去外面高架桥那里。

振华桥零工市场外的街道两旁上午全是人,而场内的零工等待区,记者看到尽管两旁的电子屏幕滚动播放着各种招工信息,并且招工找工都是免费,但只有零零散散的两三个人在等待。

一个工友告诉记者,产业园内早上五六点还是有人的,现在人都被拉去干活了。但为什么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却不在正规的市场内找工作?问了一圈记者也没找到答案。

直到记者看到上海市闵行区就业促进中心瑞丽分中心今年6月梳理的“零工市场”发展三大“难点”——信息不对称,缺乏规范统一、公平公信的供需交换平台,企业和个人普遍存在“双向盲选”“盲人摸象”的情况。

保障不充分,零工就业普遍“缺乏管理、独立又无固定场所”,往往容易让无良商家从中“钻了空子”。在新型的零工用工关系中,就业者的劳动保障也问题多多,特别是一些高危、高风险岗位。

发展不规范,现在市面上运行的零工平台多少存在不合规、监管不均的情况。

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刘欣蕊

求职高架桥

热点新闻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报社简介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城市服务

广告服务 诚招英才

版权合作 商务合作

报社业务

新闻投稿 读者来信

报社公告 品牌监督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中国城市报》社有限公司 中国城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