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这座光伏电站,为何建在云南的深谷山地?

2024年05月23日 18:35:04 “人民日报一撇一捺”微信公众号

‍‍

图①:撒永山光伏电站光伏板下已修复的植被。

华电(云南)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供图

图②:华电云南新能源集控中心的监控大厅。

本报记者 吕钟正摄

图③:5号地块部分光伏阵列。

华电(云南)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供图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加快绿色科技创新和先进绿色技术推广应用,做强绿色制造业,发展绿色服务业,壮大绿色能源产业”。

光伏作为绿色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正蓬勃发展,我国光伏新增装机量连续多年位居全球首位。如今的中国不仅有完整的光伏产业链和技术,还有全球最大的光伏发电规模。

光伏下游应用环节具体情况如何?怎样发挥更大效益,助力绿色发展?记者近日走进滇北山区,解码澎湃绿电的规划建设与未来前景。云贵高原,深谷山地,阳光普照之下,如鱼鳞般铺陈的光伏板熠熠生辉。

倾角24度、多达54万块,在云南昆明以北130多公里的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撒营盘镇东北部,撒永山250兆瓦集中式光伏电站将太阳的能量转化为清洁能源,输送到工厂、医院、居住区……

撒永山光伏电站是云南省单体投产发电量靠前的光伏发电项目,也是当地“8+3”新能源项目中的第一个备案项目。2023年云南集中式光伏发电新增并网容量达1440.7万千瓦,位列全国首位。

100多年前,“光伏效应”在一次实验中被偶然发现。如今,光伏电站已遍布五大洲。其中,集中式光伏电站因可接入高压输电系统供给远距离负荷,占据光伏装机的主流地位。在云南禄劝撒永山,250兆瓦集中式光伏电站并网发电一年多以来,累计发电量超3.4亿千瓦时。这座电站如何规划建设,如何发挥综合效益?光伏应用的前景如何?记者进行了实地调研。

规划

精准选址,多方要素保障

群山之间,探寻光伏电站的路并不好走。辗转几个小时,终于到达撒永山山顶,眼前豁然开朗——

蓝天白云之下,既有大片的光伏方阵蔚为壮观,又有分散的光伏板蜿蜒错落。

为什么选择在大山里建设大型光伏电站?为什么光伏方阵呈不规则分布?一系列疑问待解。

“别看是山里,由于海拔高、遮挡少,光照条件更优越,电站年平均满负荷利用小时数在1300小时以上。”禄劝县发展和改革局副局长王伟川介绍。

“这一项目由5个地块组成,占地总面积约为5235亩。”投资方华电(云南)新能源发电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向东辉介绍,国家对光伏用地有严格的政策要求,前期选址要尽量精确到每一块光伏板的安装位置,设计难度很大。

“我们通过图斑查询和现场查勘等多个程序,从划定的大范围内最终确定了这5000多亩土地。”向东辉说,选址是建设光伏电站的第一步,这不但要综合考虑光伏板朝向、地形地质和良好的电网接入,还要避让“三区三线”、耕地、乔木林、天然灌木林、坚果油茶类园地、矿产等因素,也就造成了光伏方阵的不规则分布。

如果选址不够精准,会有什么后果?

“会增大道路和集电线路工程量,从而增加项目投资,导致部分项目难以达到行业收益要求。”中国电建昆明院新能源与电力工程院专业总工程师张箭说,在项目选址时需要精益求精,尽量选择地块集中、条件较好的场址。

为了找到符合要求的场址,项目团队在崇山峻岭间进行了多次现场查勘。“有一次,我跟团队成员爬上山顶查勘,突然遇上大雨,冷得瑟瑟发抖,幸好找到一个牛棚,才得以生火取暖。”华电禄劝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龙鹏学说。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一串串脚印踩出了光伏电站的最初样貌。

地有了,钱从哪儿来?毕竟,一座电站的投资大、回收周期长。

在建设启动初期,项目资金是一个大问题。光伏作为绿色能源项目是金融支持绿色低碳发展的重点领域,此项目成为兴业银行昆明分行首批“碳减排挂钩”创新模式下的光伏项目,共为项目审批通过了9.2亿元贷款,期限长达15年。

建设

创新技术,提升单位产出

登高远眺,莽莽撒永山间,排排光伏板填补了山林、田地之间的空白,越过山脊向远方延伸,静静地吸收太阳的能量。

建设山地光伏项目,因地形条件复杂,可使用面积不规则、分散,所以难度大、成本高。如何在建设过程中节约用地、提升发电效率?

施工团队引入了创新性工程技术。“你看,这就是我们设计的柔性光伏支架,不用水泥桩、只用钢绞线和锁结构就能固定光伏板。”项目EPC(工程总承包模式)承建方经理杨宏鹏指着眼前三角桁架上的光伏组件说,针对当地地形条件较差而光照资源较好的山地,团队不断探索最优布置方案,实施了跨度为42米的光伏柔性支架项目。

有了柔性光伏支架,组件间的空隙减少,实现了光伏阵列的高密度排布。“相比固定支架,采用柔性支架的每兆瓦用地指标减少1.45亩,单位千瓦投资额也实现下降。”杨宏鹏介绍,这一技术已在云南其他多个山地光伏项目建设中推广使用,大大提高了土地利用效率。

在有限的用地之内进一步提升发电效率,相关设备的配置是关键。升压站是光伏电站的核心装备,它将发电站产生的电能升压到高电压,以便输送到电网中。“通过优化设计,我们将220千伏升压站居中布置于2号地块,有利于缩短单回集电线路长度,减少电力损失。”向东辉说。

在撒营盘镇升发村到中屏镇的群山之间,撒永山光伏电站接网工程也已建好。“这条线路全长超24千米,有79基铁塔,可将所发电能接入220千伏中屏变电站。”南方电网云南昆明供电局接网工程经理陈伟介绍,无人机三维激光扫描建模等新技术的投用,确保了项目按期投产。

增效

因地制宜,发挥综合效益

“这里汇集了54万块光伏板所发电量。这座铁塔就是光伏电站与南方电网的分界,所发电能只有经过铁塔才能接入大电网。”走进位于山腰的光伏电站升压站,站长周全生介绍,电站所发绿电可实现全额上网。根据相关政策,按光伏电站寿命25年算,15年左右就可以收回建设成本。

除了自身的投入产出账,这座电站之于周边的综合效益账也日益清晰。

“我们准备在5号地块种黄精、白芨各400亩,镇政府委托专业合作社进行种植、运营。”撒营盘镇副镇长王海斌说,合作社可以给予技术和销售指导,附近村民可以参与种植、除草之类的管护工作,促进增收。

这些利民之举能够推进,得益于农光互补之下农业基础设施的提升。“根据开发协议,公司出资改善山上的农业用水条件,支持农光互补。”向东辉介绍,除了前期平整土地,还修建了水坝等灌溉设施,并对周边道路进行了硬化或修复,带动附近300户涉地农民年纯收入增加3000元以上。

在撒营盘镇升发村,村支书王天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升发村共有4600多亩光伏用地租给包括华电在内的多家企业的数个光伏项目,村民可获得每亩约500元的租金。农光互补项目中,附近村民参与种植农作物,也有收益。

“2020年,我们村的集体收入只有5万元,随着光伏项目的到来,现在已经超过了200多万元。”王天志说,建设电站时,不少村民参建挣劳务收入;项目建成后,有十几户村民实现了家门口就业,在电站从事保安、后勤等工作。

王天福曾是村里的贫困户,之前一家四口住瓦房,现在搬进了三层小楼。“我现在在电站做巡护,一个月发给我2400元,每年还有2万元的土地流转收入,日子越过越好。”

走在山间小道上,格桑花铺满路旁,华山松幼苗在碎石旁顽强生长。除了社会效益,光伏电站还发挥巨大的生态效益,每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30多万吨;项目还同步实施了生态修复,周边的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除了种植牧草,我们还在不具备农业种植条件的地带种植促进自然环境恢复的植物,恢复生态的同时,景观也得到进一步提升。”龙鹏学介绍。光伏板下撒播牧草种子,石漠化地带种下杜鹃、华山松……高峰期,电站周边有100多名村民从事生态修复,每人每天可挣劳务费100元。

对当地政府而言,这座电站带来了多赢的契机。“在税收方面,该项目预计25年总增值税约2.6亿元,总所得税约1.9亿元,将增加禄劝县年工业产值约1.3亿元。”王伟川说,在禄劝打造金沙江下游风光水储一体化国家级示范基地方面,电站也具有引领效应,有效带动当地产业结构的调整。

刊于《人民日报》2024.5.23 第10版

人民日报记者吕钟正 李茂颖

‍‍


责任编辑:乔妙妙

光伏电站新能源光伏光伏产业光伏组件云南发展能源

热点新闻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报社简介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城市服务

广告服务 诚招英才

版权合作 商务合作

报社业务

新闻投稿 读者来信

报社公告 品牌监督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中国城市报》社有限公司 中国城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