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当孩子得了抑郁症 家长该如何帮助他?

2024年05月27日 16:10:41 央视新闻

5月25日是全国大中学生心理健康日。根据《国民抑郁蓝皮书(2022~2023)版》的数据,在收回的6670份抑郁症患者群体的有效问卷中,18岁以下的抑郁症患者占总人数的30%,这里面有一半人都是在校学生。有的家长因为对抑郁症还知之甚少,依然面临着强烈的病耻感;有的家长只看到孩子的行为表现,却看不到背后的情绪和精神因素,把问题简单定性为不爱学习、青春期叛逆或者意志力薄弱。

曾经,半夏也是一名这样的家长,但孩子的离去让她彻底明白,每个生病孩子的身后,都有一个“生病”的家庭。她摆脱了病耻感,勇敢发声,以此提示更多的父母,孩子确诊抑郁症后,不仅仅是让孩子吃药和住院,更重要的是家长要改变。

在广西桂林的家里,记者见到了半夏,她身边有一只可爱的长毛加菲猫叫辞宝,是半夏的女儿小酒生前留下的。过去并不太喜欢宠物的半夏,现在每天会为猫咪梳毛、喂食,和它一起玩耍。女儿的房间布置还和从前一样,书架上有她爱看的书籍,窗台上的地球仪,有小酒曾经向往的远方。

半夏:在记事本里她写到很多地方都想去,然后她写她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做自己想做且热爱的事情,是自由的,不被约束的,不被困扰的人。

半夏是一位全职妈妈,女儿小酒在2020年相继确诊了重度抑郁症和双相情感障碍,和疾病缠斗了接近三年后,16岁的小酒离开了人世。在巨大的伤痛中,半夏一遍遍的回忆,她发现女儿小酒曾多次发出救助信号,但由于当时对疾病的不了解,她没能抓住机会。

半夏: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然后她就说想去看心理医生,那次就被我忽略掉了,因为真的是不懂,心理健康这些方面的知识完全不了解。然后真正比较严重是到了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头晕、胃疼、恶心发展到整天去不了学校。后来呢,医生提醒我说让我们去看一下心理科,才开始诊断出来,她是有这个心理疾病的。

知道女儿不快乐,但半夏并不了解,小酒的精神世界究竟承受着怎样的煎熬?由于丈夫常年出海,女儿的成长中,常常失去父亲陪伴;背负着家长的期望,小酒在忙碌的学习之外,周末还被各种才艺和辅导班填满。当听到女儿确诊的消息,半夏陷入了深深的挫败和无助中:明明深爱着孩子,却对如何养育孩子感到茫然。

半夏:刚刚确诊那段时间,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其实孩子可能有什么想法,她不太表达。所以这也是我做得不好的地方,我可能没有让她放松下来,她没有办法跟我说她的心里话。不太能倾听到孩子内心真实的需求,会更多的是从我的这方面去想,我希望她怎么样、我希望她成为怎么样的人,而没有想到她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随着对抑郁症的了解,半夏也越来越深刻意识到,作为母亲,要学习倾听、接纳和沟通,陪伴女儿走出内心的阴霾。三年里,半夏带着小酒,开始了许多尝试。除了药物治疗、心理咨询之外,半夏和女儿离开了桂林,前往成都,在新环境里,探寻新的学习和生活方式。

照顾小酒的过程中,作为妈妈的半夏也在不断地学习、蜕变。半夏说,只有自己内心生长出力量,才有力量去支持孩子。三年里,小酒和妈妈一起旅行,计划着未来,还养了可爱的宠物猫。可是由于小酒的病情较重,半夏最终还是没能留住女儿。小酒在离开之前,给妈妈留下了一封信,写下了这样的话:幸好有你这么一个负责任的妈妈,请不要为我难过,我希望你能尽快走出来。还有我真的很爱你,也是真的很抱歉,但我太想解脱了,请原谅我。爱你的小酒。

虽然现在,半夏还没有真正做好准备和小酒告别,但她的生活已经在重建。面对镜头,半夏勇敢发声,为小酒,为自己,也为了像小酒一样的孩子和家庭,早日走出阴霾,重获阳光。

半夏:因为我痛过,因为我失去了,所以我有刻骨铭心的感受,我有痛彻心扉的感悟。我想把它分享出来,去警醒大家,不再犯我之前犯过的那些错,就可以帮助到更多的像我们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孩子,这也是支撑我去做这些事情的一个动力。

半夏:我想用伤痛唤醒更多人

为更多有抑郁症孩子去发声,让大家了解疾病、理解孩子、避免重蹈覆辙,是半夏现在生活的重心。她不怕“自曝家丑”,也不怕揭伤疤,积极加入相关公益组织的活动,在自媒体上写文章,和有类似经历的家长们,一起交流,一起想办法。

半夏说,作为家长,要先知道自己是谁,内在生长出力量,和学校、社会一起努力,穿越迷雾,驱散阴霾,照亮孩子的内心。

在公众号上写文章、分享经历和感悟,和家长沟通,组织读书会,发起陪伴群,不遗余力去解答大家的困惑。是现在半夏生活的重心。

在交流中,半夏也注意到,当孩子心理出现问题后,家长最焦急的是孩子能不能尽快到回归正常的学习生活中,但其实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轨迹都不相同,每个孩子都有擅长的一面,就像让所有动物去比赛爬树,一条鱼怎么能够爬得过一只猴子?面对患有心理疾病的孩子,更需要父母放下焦虑,消除病耻感,帮助孩子寻找更多的可能。

半夏:这个社会、这个时代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可以去探索不同的路径。只有知道学习的多样性以后,父母才可以放下焦虑,然后孩子也才能放下焦虑,找到他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

如何帮助处在抑郁之中的孩子,半夏希望自己这份微小的能量,能够成为一束光,和学校、社会一起努力,一起探索,让大家更好地看见、理解抑郁症患者和家庭。

半夏: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都有责任有义务,去关注心理健康方面的知识,不要给他们贴标签。这样的人群其实他们不是矫情,也不是脆弱,就是生病了。对待这些有心理疾病的人群,更加需要理解、需要包容,整个社会我觉得都应该营造这样一种温暖的、包容的、有爱的氛围。

科学认知心理类疾病 用爱治愈受伤的灵魂

如何抚慰一个受伤的灵魂,如何治愈一颗破碎的心?半夏勇敢地分享出她的经历,也让我们清晰地意识到,答案是爱——既来自母亲、也来自父亲的,完整的家庭之爱,相互平等、相互尊重、相互帮助的友谊之爱,因人而异、因材施教的教育之爱。或许,比起把生活填得满满当当的辅导,比起无处不在的竞争压力,被爱才是孩子们一直没有说出口的、最深切最纯粹的渴望。

抑郁症患者不是矫情,也不是脆弱,他们就是生病了。这句话说来简单,对当事家庭而言却相当沉重。他们的痛,一半因为病本身,一半因为社会的刻板印象、偏见以及歧视。理解他们的前提是了解,了解包括抑郁症在内的精神心理类疾病,认清疾病的本质、成因和对策,从接纳“心理感冒”这样的概念开始,一步步地打破刻板印象,纠正偏见,反对歧视。这既是媒体的职责,也应该成为教育的使命。


责任编辑:陈浩然

精神抑郁症

热点新闻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报社简介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城市服务

广告服务 诚招英才

版权合作 商务合作

报社业务

新闻投稿 读者来信

报社公告 品牌监督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中国城市报》社有限公司 中国城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