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创意领域“天工人巧日争新”

2024年05月29日 11:50:21 中国文化报罗群

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剧照  演出方供图

近些年来,随着科技的进步、观念的革新,文化创意领域内容生产的方式、相关作品的形态以及周边业态等,发生了深刻变化,行业在努力探索新模式的过程中,以更具新意的文艺作品、文化产品服务受众,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求。

“智力资源”跨界流转

近日有媒体报道,美高梅集团与导演张艺谋联手,汇聚音乐总监吴彤、舞蹈总监桑吉加以及来自国外的影像导演、水下摄影指导等组成创作班底,于中国澳门美高梅剧院打造《MGM 2049》驻场秀。据悉,《MGM 2049》将坚持国际视野、东方创意与未来审美融合,以高新科技手段展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MGM 2049》的定位和创作理念不同于传统的戏剧或晚会,也与主打声光电等感官享受的“大秀”存在差异。《MGM 2049》的主创团队构成体现了不同门类创作人才的对话融合,这种情形在文化创意领域并不罕见。更高素质的劳动者是文化创意行业发展的第一要素,创作人才跨界混搭、“破次元”合作以及个人技能素养的复合化、多元化发展,更是近些年文化创意领域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

自2023年底以来,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大火“出圈”。观众也许想不到,其创作团队平均年龄不足35岁,年龄最小的编剧是位“95后”。《新龙门客栈》不仅创作队伍年轻化,而且在演员招募上打破院团限制、广泛吸纳人才,并在驻演、排演方式以及剧目营销、会员服务、文旅体验、艺人IP开发等多维度从音乐剧等艺术门类中吸取经验,其联合出品方“一台好戏”就在音乐剧制作方面颇有经验。《新龙门客栈》项目发起人、艺术总监茅威涛表示,年轻人或许技艺、经验还不够成熟,但他们能捕捉到与时代相贴近的语汇,懂得当下的观众想看什么样的戏。“我们要改变观念、思路和意识,向其他更加成熟的行业学习借鉴,创作出贴合时代、面向市场的作品。”茅威涛说。

跨界、年轻化是近年来众多艺术门类的共同特点,譬如,喜剧小品领域就涌现出不少新人新作,《互联网体检》《再见老张》等作品让观众意识到一群年轻演员正在创作一种“很新的小品”。编剧、导演尹琪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传统小品的作品架构、展现平台、演员构成等均发生变化,新的创作者及其作品不仅从传统中获得营养,而且大量借鉴了素描喜剧等艺术形式的创作思路。“未来,小品演员需要具备编导思维,善于从文本、导演乃至舞美等多个层面思考作品,注重个人技能的复合化发展。”尹琪说。

科技重塑创作流程

科技创新在发展新质生产力的过程中发挥主导作用,也是推动文化创意内容生产方式转变升级的重要力量。

科技之于创作的重要影响不仅在于打造视听奇观,更在于从底层逻辑上改变制作流程,IN-BOX空间舞台作品《经海山》的制作过程就耐人寻味。在一个24米长、16米宽、9米高的空间中,主创团队将装有环绕式威亚的墙壁、地面、空中打造为演员的表演空间;配置了实时渲染引擎的影像服务器控制4K投影机,让画面内容随着演员的表演而实时变化;跟踪定位系统在三维空间内精准跟踪演员身上的感应器,实时触发视频特效、光效变化等,实现精准的视听表达。在这个作品中,创作的过程与成果几乎同时呈现,机器的作用早已不只是辅助那么简单,而是在与人的协同中深度参与创作。

科技对内容生产的影响与改变堪称深远,人工智能(AI)尤其是生成式人工智能(AIGC)技术的应用,为创作打开了新的天地。公开资料显示,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在多个场合谈及AI对影视制作的重要作用。在他看来,AIGC的语言表达能力、美术视频能力、创意发散能力能够在影视制作的各个环节为创作者赋能。譬如,AIGC可以在策划环节迅速汇总内部评审意见,在开发环节辅助浓缩剧本大纲。当AI将30集的剧本在几分钟内生成1万字或者3000字的大纲,评估人员的工作效率无疑大幅提升。龚宇认为,AI算力强大,但创作的核心始终是“人”,AI作为更先进的生产工具帮助创作者提升能力,以便更好地落地实现创作者优秀的创意和卓越的审美。面对科技重塑创作流程的汹涌之势,人类如何更好地与科技、算法分工合作、共融共生,将成为内容生产领域值得长期关注的命题。

多种业态融合突围

发展新质生产力需要培育新产业、催生新模式、形成新动能。文化创意行业已经开展了不少生产实践。例如,戏剧艺术与多媒体技术、沉浸式业态等交叉融合,打造出颇具新意的作品、产品;演艺场所突破传统剧场概念,积极融入城市空间、走进百姓生活,一批演艺新空间带动周边多业态发展,呈现出活力满满的态势。

新形态的作品、产品需要新的创意和手段来完成。沉浸式戏剧《大真探赵赶鹅2》为了让“沉浸”更有层次,索性将观众席划分为“上帝视角”“吃瓜群众”“以鹅传鹅”3个区域,在同一场演出中为需求不同的观众提供各自相宜的观演体验。青年戏剧团体爪马戏剧推出的沉浸式互动戏剧《玩家 the life》融合戏剧表演、桌游、线下社交等元素,每一位观众都被设定为虚拟游戏的玩家,主动参与甚至决定剧情走向。文化评论人林云表示,近些年来,这类深度呼唤观众参与的新形态、沉浸式作品层出不穷,这类作品面对的不仅是传统的戏剧观众,还包括众多年轻的娱乐型消费者和游客。“所谓‘Z世代’的受众群体对艺术形式间的差异和边界不敏感,他们除了被动欣赏,更希望能够主动参与,玩起来、动起来,因而,这类作品的创作除了遵循传统戏剧的一般规律,还要求主创具有打造文旅产品的‘产品经理’思维。”林云说。

在新的思路和语境下,演艺作品、文旅产品通常不会单打独斗,而是聚集多种业态协同发展。位于北京望京的开心麻花沉浸演艺新空间·花花世界就由多个空间组合而成,将沉浸式戏剧、剧本杀、酒吧、儿童戏剧体验中心等融于一处。地处河北廊坊的“只有红楼梦·戏剧幻城”走得更远,从民族文化符号和生活方式中寻找资源、打造“园生IP”,并通过周密完善的布局,围绕《红楼梦》主题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将丝绸之路国际艺术交流中心、水云间文化商街、特色住宿水云宿集等联动起来,形成集“吃、住、行、游、购、娱”于一身的有机体。由此,戏剧及演艺场所均突破了传统概念的疆界,成为让艺术行为与商业业态、百姓生活对话交融的“磁场”。

新质生产力的发展理念正改变着文化创意领域内容生产的观念、流程,新的内容和产品供给又持续引领新的审美和消费需求。在技术革命性突破、生产要素创新性配置、产业深度转型升级的进程中,文化创意领域的广阔前景与想象空间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刘欣蕊

戏剧艺术新龙门客栈

热点新闻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报社简介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城市服务

广告服务 诚招英才

版权合作 商务合作

报社业务

新闻投稿 读者来信

报社公告 品牌监督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中国城市报》社有限公司 中国城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