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董宇辉直播间首播成交额1785万后,《人民文学》回应:备受鼓舞,百感交集

2024年01月25日 21:22:05 扬子晚报 沈昭

1月23日晚,一场备受文学界瞩目的带货直播在“与辉同行”直播间里开场了。当晚8点到10点,著名作家梁晓声、蔡崇达、《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做客“与辉同行”抖音直播间,与俞敏洪、董宇辉围绕“我的文学之路”,共话与文学、与《人民文学》杂志的情缘和故事。这也是文学期刊杂志《人民文学》第一次走进顶流主播直播间。

中国作家网次日晒出了这场直播的成绩单:两个小时的直播,累计观看人数895万人,最高在线人数近70万。直播间同时挂出《人民文学》2024年全年12期订阅链接,开播15分钟即售出2000套。从晚8点到12点,4个小时,直播间最终成交数据共计销售8.26万套,99.2万册,成交金额1785万,销售码洋1983万。这一成绩,已经创造了单品图书在东方甄选直播间销售的单场图书销量最高1000万的记录。直到24日零点45分,仍有人在陆续下单,读者的热情穿透寒夜。24日晚,《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忆起头天晚上的直播他表示“整个直播过程我们非常感动,也很欣慰,但想到这么多年的经历,心中也比较复杂。”

《人民文学》创刊于1949年10月25日,是新中国的第一份文学期刊,现为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的中国国家一级文学期刊,主要刊登小说、诗歌、散文和报告文学等纯文学作品,对发表文章的质量有着较高的要求。许多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响当当的作家作品都曾在《人民文学》刊登发表,毕飞宇《推拿》、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陈彦《主角》等茅奖佳作就首发于《人民文学》。

施战军透露,大半年前杂志社就开始了这场直播的策划,这场令业内人士惊叹不已的直播是《人民文学》和“与辉同行”的一次双向奔赴、相互选择。“九十年代过后,期刊杂志开始面临巨大的考验,读者量、销量等各方面都在下滑,甚至很多纯文学期刊都关门了。现在我们赶上了一个文化发展繁荣的新时代,我想我们优质文学总该是有读者的吧。所以我们就想试试看,找一找我们突然消失的这些亲人,找一找他们在哪里。”施战军表示,“果然找到了。”

当晚的直播间中满屏都是文学爱好者们的留言,大家分享着对作家的喜爱、对文学的期待和对文学创作的好奇,在直播间里施战军说“我们主要是来‘寻亲’的,来寻找文学的好读者”。主播董宇辉在谈到《人民文学》时说,“生机勃勃的文学时代中,你一路阔步走来”,伴随着共和国成立诞生的《人民文学》75年风雨兼程,不断以优秀作品奉献人民、鼓舞人民,也收获了众多读者的肯定和喜爱。“在和宇辉的交流中你能感到他和文学是有缘分的,他的文学修养各方面都是很好的,我想这也是这么多人喜爱他、欣赏他的原因。所以我们在直播间相会,一起来唤醒更多亲人朋友,接触更多读者朋友,这是一个挺美妙的事。”

这次直播对于《人民文学》杂志来说确实有一些超乎预期的收获,这也让施战军备受鼓舞,“这不是一本书啊,是一个一年十二期连续出版的刊物,读者这一年会连着读十二本杂志。”但他也信心满满的表示“不过我们对优质的文学内容还是很有信心的,总是会有人懂,有人喜爱的。”

从在综艺、短视频平台爆火的余华等严肃文学作家再到传统纯文学期刊《人民文学》杂志在直播间的热卖,事实证明纯文学从来没有被读者抛弃,相反仍然有非常多的读者喜爱着、期待着、发掘着优质文学文学作品,看似高岭之花的纯文学期刊也能走进直播间,好像遥不可及的名作家原来也生动有趣。这场取得了空前成功的直播带货是在新时代传统文学积极转型探索和融入现代传播话语体系的实践,也是一次为传统文学期刊杂志寻求转型发展之路的大胆尝试,“我们现在处于一个传媒时代,信息浪潮席卷每一个角落,我们也意识到必须要融入新时代传播格局。一方面我们要力抓原创,也就是推出更多精品力作,另一方面也要注重文学的社会影响、社会效益,如何发挥这就需要我们想办法破局。”施战军表示,“这次直播鼓舞了我们,让我们更有信心把事儿办下来。”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沈昭

校对 徐珩

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浩然

文学人民文学

热点新闻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

报社简介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城市服务

广告服务 诚招英才

版权合作 商务合作

报社业务

新闻投稿 读者来信

报社公告 品牌监督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中国城市报》社有限公司 中国城市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