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美团骑手伪造票据私售处方药

致患者服后产生严重不良反应

2020年03月24日 09:09:33 来源:中国城市报 作者:张亚欣

小白提供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盐酸左氧氟沙星片系骑手家人从老家邯郸市魏县车王镇百信康药房购买,美团仅通过电话核对售卖记录。

截至发稿前,记者发现在美团骑手代购药品的服务中,用户仍可通过勾选症状提交药品购买需求。

此截图是事情暴露后,骑手提供给小白的实际支付截图。除盐酸左氧氟沙星片和温度计外,其他3样药品均为骑手在药店购买,共计35元。

感冒、下单买药、心悸不止、维权……北京白领小白最近过得并不顺心。

今年年初,小白通过美团骑手代购买药,骑手却将家中的处方药以欺瞒方式高价出售给了小白。小白服药后出现了严重的不良反应。对此,律师表示,该美团骑手涉嫌欺诈和非法经营,而平台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代购药品价格奇高

消费者服后身体不适

“我因身体不舒服,在美团APP‘跑腿代购—同城帮买’页面购买药品,在后面的详细页面中勾选了病症和药品类别标签——退烧药、感冒药、止咳、体温计,同时勾选了需要小票、就近购买的选项。没想到这却成了我噩梦的开始。”小白告诉记者,她在1月9日下单,1小时内美团骑手便送来了药品。但4样药品和1个电子温度计竟要271元,另有跑腿费16.9元,总计287.9元。同时,骑手让她通过微信支付而不是美团平台支付。

之后,小白赶紧查了购药小票上的药店名字,然而,不论是通过搜索引擎还是电子地图,都检索不到这家药店。小白顿时警觉,并通过对比多家线上药店的药价发现,自己购买药品的总价应该在50元左右,而电子温度计却无法在任何渠道搜索到。

小白遂致电美团骑手询问。记者在小白提供的电话录音中得知,该骑手在追问之下表示,当时拿给小白的一款亮跃牌盐酸左氧氟沙星片是骑手同事从自己老家带回,并非所谓的“药店现场购买”。该骑手还在电话中承认,为了显得“确有其事”,他还用打单机伪造了购药凭证。此外,为了劝说小白买下该药品,骑手在接到订单后特意致电小白,表示药店工作人员建议其购买消炎药,但并没有指明药品是否为处方药。

不仅如此,小白在服用该药之后,出现了心跳加速、头晕乏力等不良反应,遂请假至附近的朝阳医院就医。经检查,小白的心电图检测结果显示为127bpm,如此强度的心率持续了5个多小时才开始好转。此后的几天内,小白的心跳仍比平时快了不少,基本徘徊在90-120bpm。“持续心悸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甚至还出现了呼吸困难、心前区不适、全身发麻、心率过快、发烧等症状。不得已之下,即使是疫情期间我也只能多次去医院就诊,其中包括一次半夜急诊,还有一次叫了救护车。”小白说。

盐酸左氧氟沙星片的说明书显示,该药可能对人体心脏等器官产生影响,如产生心动过速等症状。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数据显示,在全世界的死亡病例中,有1/3是由于用药不当致死的;50%的患者错误用药,包括减量、增量、合并用药等。记者调查发现,在疫情期间,就有市民因在未生病的情况下服用硫酸羟氯喹而导致精神异常、心率失常而被送至ICU。

记者查证了解到,骑手私售给小白的亮跃牌盐酸左氧氟沙星片属于处方药。私售处方药、伪造购买凭证并非小事。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主任律师李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代购买药本身受到药品范围的限制,购药的安全性根本无法得到保障。此举甚至越过了国家对处方药的监管,是对药品安全的挑战和药品管理秩序的破坏。

美团调查结果被质疑

监管漏洞存在已久?

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但事情并未尘埃落定。

记者就小白的遭遇向美团方面求证,美团方面提供的说明显示:关于用户投诉的事件,平台已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排查和处理,经查该事件的共享配送人员(众包骑手)在配送中存在私自虚报高价、线下交易、违规提供处方药的行为,根据平台规章,已第一时间将其永久拉黑。

小白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此前美团针对她的遭遇给出的调查结果:美团承认骑手私售处方药虚报价格以及伪造票据的行为。同时,该结果还显示,此次对消费者产生问题的盐酸左氧氟沙星片是骑手爱人从老家邯郸市魏县车王镇一家药店购买的,1月9日,骑手顺路回家拿走了剩余的药,混入代购的药品;骑手提供的小票则是其用打单器伪造的。

此外,美团方面也表示,平台曾多次主动联系用户,向用户说明骑手配送的轨迹排查结果和物品溯源结果,希望当面致歉并沟通赔偿事宜,但用户暂时没有就此问题与他们沟通。

对于美团的说法,小白并不认可。她认为,美团口中所谓众包骑手的一系列违法行为,操作熟练,并不像初犯。小白还告诉记者,她曾多次要求美团彻查此事,并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该骑手是否为惯犯?若为惯犯,那是否意味着美团跑腿业务长期存在监管漏洞?下个受害人将是谁?此外相关调查结果中还有诸多疑点。

小白认为,美团作为平台方,对消费者提出的疑问至今没有解释清楚。平台无论是道歉还是赔偿,都应该建立在客观事实之上,否则将有失偏颇。

针对事件中骑手的行为,李圣说:“首先,根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骑手私售处方药显然违反了相关规定。其次,消费者通过美团平台与骑手对接,委托其代购药品,形成委托服务关系。在该案中,骑手将药品加价出售,当事人可要求撤销合同,要求对方返还购物款。”

另外,李圣认为,本案中骑手随身携带打票机,用以骗取消费者的信任从而获利,涉嫌欺诈;若骑手经常向不特定客户私自出售药品,则可能涉嫌非法经营,是对市场交易秩序的破坏。

抬高药品价格并非个例律师:涉嫌非法经营

记者调查发现,美团骑手通过打单器伪造小票并抬高药品价格的行为并非个例。

据此前媒体报道,2018年辽宁大连警方破获一起案件,即美团骑手嫌跑腿费太少,自己伪造单据并高价收取物品价格。该案报案人当时购入的也是药品。经警方调查,这类事件的受害人达百余人,金额达到数万元,相关嫌疑人被刑拘。另外,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仍有不少反映投诉美团骑手高价收取物品价格的情况,其中亦包括代购药品。

此事件中美团骑手私售处方药的操作手法与多起案件中美团骑手一致。但不同的是,此事件中美团骑手竟铤而走险将自己家中的处方药售卖给消费者,并对消费者的身体健康产生了危害。

记者查询发现,截至目前,消费者仍可通过美团跑腿代购药品,并且可以直接通过描述症状完成购买订单。

此外,美团方面称已对骑手给予相应的处罚,即拉黑处理。那么,美团作为平台,又在此次事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美团提供的情况说明显示,此次出事的骑手为众包骑手。据记者了解,美团现有骑手分为两类,一类是全职骑手,另一类则为众包骑手,即兼职骑手。“不论是众包骑手还是全职骑手,订单都是通过美团产生的。”小白说。

对此,李圣认为美团应承担连带责任。“美团是平台方,提供居间服务,为消费者推荐骑手后,由消费者与骑手之间建立委托服务合同关系。这种模式下,平台有监督和安全保障义务,即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要尽到审核义务,对消费者要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而该骑手销售处方药及加价行为,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的相关规定,如经营者知道或应当知道且未采取相关措施的,应依法承担连带责任;如已采取相关措施,则依法承担补充责任。”李圣说,此事件中的消费者小白已受到人身损害,可主张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目前,小白已就此事向中国消费者协会投诉,并向警方报案。对于事件进展,中国城市报记者将继续调查跟进。

《 中国城市报 》( 2020年03月23日 第03 版)

责任编辑:越玥
分享到: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367114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