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民生

90后上海“团长”自述:打通封控小区“最后一百米”我这样做

2022年04月20日 15:52:25 来源:中国城市网 作者:越玥 余秋池

“把物资和关注度给到更需要的人。”这是上海某小区采购团长钱大暖多次挂在嘴边的话。

2022年3月以来,上海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复杂。据上海市卫健委通报,2022年4月18日0—24时,上海市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084例(含既往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974例)和无症状感染者17332例。多轮大面积封控管理措施已持续一个月有余,其间,部分居民因临时管控不能离开小区,生活物资短缺问题频现,在物资需求量日益激增的情况下,还出现抢菜、抢粮现象,引发社会关注。

组织居民团购、统计需求量、对接供应商、协调物流、安排配送......封控期间,与居民联系最为紧密的不得不提到这些团购发起人,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呼—— “团长”。

为缓解小区物资紧缺问题,像钱大暖这样的采购“团长”还有很多,他们分散在众多小区之中,身体力行,为保障居民基本生活条件作出点滴努力。钱大暖在接受中国城市报采访时,讲述了她在封控期间作为“团长”的种种经历。

图片

钱大暖团购的物资。

因为牛奶,从小透明变身小区“团长”

从小区的一名普通租客,到自发带领小区近100户居民进行团购,再到偶尔会收到陌生邻居的暖心问候,钱大暖用实际行动为小区及居民提供着力所能及的帮助。

“其实我一直都希望参与其中,但因为我是租客,他们(小区居民)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们,所以在最早的时候我并没有加入志愿者。后期大家拉了一个业主群,我发现大家有购买的诉求,那个时候,我的牛奶喝光了,群里也有人说想喝牛奶,我就想来集中帮大家购买牛奶,于是就开始了第一次的团购。”钱大暖讲述着4月5日她开始参与小区团购的契机,表示希望改变被动等待物资的状态,主动请缨负责物资的采买。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自己有需求,小区居民也有需求,刚好举手之劳,我也希望帮大家满足日常生活需求。慢慢发展到后面,我进行了第一次团购后,就开始正式加入志愿者的行列。并且这个小区的居民和业主都对我十分友善,也会分一些稀缺食物给我,所以我很想为这个小区做一点贡献。” 钱大暖坦言。

钱大暖更直言不讳地说道:“我并不希望把团长或者把志愿者这件事情光荣化。大家有个核心的目标,希望赶快结束这场疫情,小区所有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大家做好了就能早日解封,做不好就要不断地加7、加7、加14。另外,小区老年人较多,线上工具和沟通是我本就擅长的,出于这个原因,使我愿意去承担团长这样一个工作。”

“开始我还可以抢到菜,那时候在搜索如何让养的酢浆草爆盆,情绪还是稳定的,后来我开始搜索怎么水培小葱了,菜也抢不到了,人也变得有点焦虑。但当我做团长的时候,进入了志愿者和团购这个阶段,我是很开心的,因为我觉得我在做事情,有一个事情要定了,那么它就转移了我的焦虑感。” 面对做团长前后的心态变化,钱大暖说道。

开始做团长的两个礼拜时间,钱大暖不仅要为小区居民处理团购问题,同时还兼顾着志愿者工作,她表示:“我基本上每天8点以后就要睡觉,早上5点半就会醒,因为我要去盯物流,以及我作为志愿者,要去参与发放抗原检测试剂盒之类的东西,包括晚上8点我要去收集整栋楼的垃圾。这让我作息变得十分规律。”

做能力范围内的事,不过度占用资源

面对老年人群等不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机团购下单的问题,钱大暖利用自己的职业技能,为小区居民获取物资打通了“最后一百米”困局。

“我们小区的老龄化十分严重,甚至是有些80后,因为他们的工作属性不是纯线上的,不一定很快、准、狠地处理团购的事情及快速获取资源。我本来就是线上办公以及接触过供应链的,所以这些事情对我来讲没有那么难,也没有那么累。因为同时看几个群的消息,同时卡定几个进度,对我来讲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作为一家新媒体公司的高管,统筹采集人员信息和制作物资订单表等事项,对于钱大暖来说已经驾轻就熟,她所制作的小区团购表格甚至还出现在微博热搜。

图片

钱大暖制作的团购需求统计表,条理清晰。

为了避免居民慌乱抢购到非需物资,钱大暖做了表单来采集信息,“大家有需求可以在里面填,我们会收集。到后来,牛奶、鸡蛋、面包、水果、蔬菜肉都有了,物资很充足,小区的人开始依赖我了。”钱大暖说。

而这份依赖,也曾让她陷入两难处境。“目前物资充足了,大家还是会希望我去团购一些其他的物资,例如更多的豆制品。但是由于目前小区自我管理十分良好,一是不希望过多团购会带来不必要的风险。二是消杀物资的消耗,团购过多无法做到充足的消杀工作。三是市场上的团购起送量越来越高,对于我们小型的老小区很难满足起送数量。四是目前小区各个居民的需求都是可克服的需求。综上所述,我们提倡尽量在小区内部通过志愿者以物换物的形式解决基本需求,有些老人的需求可以在平台上代抢购,我们也可以解决。”钱大暖解释。

“我们做团购是为了维护小区的秩序,不是为了团购而团购,所以目前我们小区的团购已经基本告一段落。但是尽力为居民,特别是老年人解决当前物资需求的工作还没有结束。”钱大暖坚定地表示。

在负责日常基础物资的团购之外,钱大暖也坚守着自己的原则,表示不愿过多占用资源。钱大暖解释道:“我们小区按户算的话,其实不到100户,总人数不到200人,产品的团购要到80或者100单,它(物流或供应商)才会愿意配送,能找到低单量配送的渠道已经十分困难了。现在能在路上跑的车辆也十分紧缺,车辆的消杀和司机的核酸都要排队,产生的时间成本很大,在小区物资充足的情况下,我不希望过多地占用这些资源。”

“疫情打破了我跟街坊邻里的关系”

成为团长后,钱大暖多次感受到上海这座城市带给她的人情味。

作为在小区住了5年的租客,钱大暖不太和周围人建立社交关系,“但是这次事情下来,他们还蛮认可我的,也认为我为小区做了一些贡献,这让我觉得打破了上海街坊邻里之间的边界感。” 钱大暖说。

钱大暖还表示,通过团购这件事,居民间的交流更加密切。“我们一个小区采购的物资与政府发放的免费物资是具有相同性的。导致今天大家吃的东西都差不多,而同样一个食材,每个人的烹饪手法不一样,我们就会在(微信)群里进行交流。比如我会问大家红萝卜怎么做?有人说煨汤,也有人说只要把它削皮切断,蘸蚕豆酱或者豆瓣酱吃就已经很好吃了,它就是个凉拌的菜。”钱大暖表示,通过讨论食材等话题,居民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热络起来。

“如果在以前,你不认识这个菜,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烹饪这个菜,也不可能购买这个菜。而现在,你能得到什么样的食物,怎么把它变得好吃,成为我们这个小区群里沟通比较愉悦的一件事情,大家还会互相分享自己种的葱长得多高。”钱大暖欣慰地说道。

图片

政府发放的物资。

回忆起感触最深的事,钱大暖心中留存着一件件有温度的故事:“比如最开始囤牛奶的时候,参团的人数不够配送量,就会有人说再加一盒,大家的配合度还蛮高的。”居民们的付出,钱大暖也看在眼里,为了顺利开团,他们都在尽力配合着团购流程的推进。“我们有一个邻居,家里的库存告急没有吃的,大家就给他众筹了一顿饭。”钱大暖接着说道。

“另外一次是,我偶然在群里说了一句好想吃甜的,小区里的一位大爷就给我留言说他拿给我,但是我睡着了没回复。当我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后那位大爷真的给我送来了一盒汤圆,还是他亲手磨的芝麻粉做的馅,贼好吃。”钱大暖每每提起这件事时,语气里都难掩感动。

责任编辑:朱俐娜
  • 疫情
  • 采购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举报邮箱: jubao@people.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65367114  010-65363263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