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十年间遭遇三次危机 “好声音”该何去何从?

2021年08月30日 11:27:42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 张钢

日前,《中国好声音》官微表示那英因档期问题无法走完这一季全程:“她全力协助节目,力邀在音乐界有着很高威望的男中音歌唱家、声乐教育家廖昌永接棒指导学员,用其他方式一起走完第十季。”这一突发变故使本已是“强弩之末”的“好声音”雪上加霜,网友让该节目尽早收官的呼声再起。纵观这十年,“好声音”首播一鸣惊人,此后遭遇过三次停播危机,尽管都化险为夷,但目前面临的三个瓶颈却很难解决,节目是否还能坚持下去,等待制作方的抉择。

三次停播危机化险为夷

2012年夏天,当风靡全球的“好声音”引进后,《中国好声音》一鸣惊人,这档新奇模式的音乐类选秀节目不仅收视率爆表,而且引领中国电视新综艺走向巅峰时代。首季播出大获成功后,第二季节目在制作水平、舞台效果等方面再次提升,收视率遥遥领先同时段的其他节目。令人没想到的是,节目第三季突发变故。当节目组宣布罗大佑成为导师人选后,观众对新一季的播出充满期待。在首期节目录制时,罗大佑与节目风格格格不入,加之和那英、汪峰、杨坤三位导师的配合欠佳,使得录制被迫中断。经过紧急商议,以罗大佑退出导师席告终,节目被迫搁浅。延期播出期间,节目组费尽周折请来齐秦救场。尽管齐秦表现平平,但终让节目组度过了危机。

超高的收视率带来了天价的广告收入,《中国好声音》的成功引发了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2016年年初,唐德影视公司宣布花费6000万美元向“好声音”的海外版权方购买了未来四季的版权,这意味《中国好声音》的制作方灿星公司不能再拍这一节目,除非向唐德影视购买版权。鉴于唐德并无实力制作该节目,灿星向对方发出律师函,唐德影视则起诉灿星侵害商标权和不正当竞争。在这近两年的官司中,《中国好声音》的第五、第六季被迫更名为《中国新歌声》,节目的logo设计、转椅方式等都发生了改变。直到2017年年底,“好声音”海外版权方向唐德影视发出解约通知函,灿星终于拿回版权,但两年的动荡使得《中国好声音》元气大伤。

去年,“好声音”节目组克服新冠疫情等种种困难,选定谢霆锋、李健、李荣浩、李宇春担任导师,第九季节目最终如约播出。但此时的节目已是“强弩之末”,网友打分已从首季的8.0跌至了5.8,目前播出的第十季被打出4.9分,成为“好声音”历史上倒数第二的差分,一路走低的“好声音”难以恢复昔日辉煌。

三个瓶颈难以解决

那英的突然退赛事发有因,暴露出节目组面临的瓶颈之一是“导师难请”。“顶级音乐人”“具有行业权威性”“综艺感强”,这是节目组选择导师的三个硬标准,但由于受众逐年下降,此次那英退赛便是近年来“导师难请”的集中体现。

首季“好声音”涌现出梁博、吴莫愁、吉克隽逸、金志文等大量具有实力的歌手,随着节目的继续以及其他同题材节目的跟风,素人歌手难觅的现象逐渐显现,这是节目组面临的瓶颈之二。

盲选、转椅等这些曾令人眼前一亮的形式早已失去新鲜感,节目组便把导师之间话题当看点,本该是看点的学员成为配角。四位导师助理基本上没有话语权,却总是要抢话加戏,呈现出来的整体效果很凌乱。此外,迫于成本压力,节目广告植入过多,不仅拉低了节目档次,也严重影响了观众的观感体验,这是瓶颈之三。

坚持十年播出,对一档综艺节目来讲着实不易,《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对此付出的艰辛以及曾经取得的辉煌,对音乐界作出的贡献有目共睹。而当节目不再具有新意,收视不断下滑,面临的瓶颈无法解决时,如果一再坚持下去,不但会透支观众的期待,也会令节目曾经拥有的辉煌被蚕食。早在2014年,灿星就曾制作了“好声音”的衍生节目《中国好歌曲》,其形式与“好声音”大同小异,但聚焦的是原创作品,为华语乐坛输送新生代创作力量,重塑音乐生命与原创精神。三季节目涌现出莫西子诗、苏运莹等大批新生代原创歌手,深受观众欢迎。制作方与其花着重金购买版权坚持这档“鸡肋”,不如开发出《中国好歌曲》这样的原创类节目。截至目前,那英退赛后节目会产生何种变化还有待观察,这档举办了十年的节目是否继续下去也是未知数。总之,《中国好声音》未来的路会越来越难走。

责任编辑:张永超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367114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