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本报原创

“琴”同手足“澳”妙无穷

横琴粤澳深度合作携手开新局

2021年09月13日 16:10:57 来源:中国城市报 作者:中国城市报记者 邢灿

横琴金融岛。中新社发袁天晓摄

琴澳和鸣奏佳音,携手并进开新局!

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一锤定音地明确了横琴开发开放的前进方向、四梁八柱和实践要求,勾勒出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未来发展的壮美蓝图。

1.为什么是横琴

为什么是横琴?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将目光投向澳门。自回归以来,澳门各方面取得长足进步,但受制于空间狭小等问题,积累了一些深层次的发展矛盾。

“土地空间不足是制约澳门长远发展的重要因素,澳门急需拓展产业发展空间。”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数据显示,澳门只有30多平方公里,却拥有65万人口,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尽管多年来填海造陆,澳门依然无法满足经济蓬勃发展的需要。

《方案》显示,合作区实施范围为横琴岛“一线”和“二线”之间的海关监管区域,总面积约106平方公里,是澳门陆地面积的3倍多。仅一河之隔的横琴,未来有望缓解澳门城市发展带来的空间焦虑。

在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胡刚看来,横琴作为粤澳深度合作区,与珠海西区一衣带水,东与澳门一桥相通,区位优势明显。同时,横琴除部分山地外,地形较为平坦,便于开发。

“相比深圳前海,横琴在地理上直接连接澳门与珠海。同时,横琴又是一个岛,在具体操作上容易按照‘小自由贸易港’的标准和要求推进对外开放。”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告诉中国城市报记者。

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在彭澎看来,当下横琴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阶段,基础有了,再上台阶就必须有新突破。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横琴实有澳资企业超4500家,注册资本超1300亿元,排名前五的行业为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房地产业,成为内地澳资企业聚集最集中区域。

2.“点题”四大类新产业

“建设横琴新区的初心就是为澳门产业多元发展创造条件。”《方案》在开篇如是写道。当下,澳门产业面临怎样的局面?

澳门素有东方拉斯维加斯之称。数据显示,澳门博彩业占GDP的比重最高时曾达到60%。博彩业给澳门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2018年,澳门人均GDP就高达8.64万美元。

然而,澳门也有成长的烦恼。“博彩业一业独大是澳门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这种产业结构容易受到外部形势冲击。澳门在旅游博彩业基础上发展的纵向多元化,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一业独大的状况。”胡刚说。

对此,澳门也有清楚的自我认知。2020年11月,澳门发布的《2021年财政年度施政报告》提到,产业结构单一仍然是困扰澳门发展的重要问题,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更显艰难。

2020年以来,在全球疫情影响下,澳门经济受到显著冲击。据统计,2020年澳门GDP收缩56.3%。博彩服务出口、其他旅游服务出口分别下跌80.4%、73.4%,整体服务业出口额下跌74.9%。

澳门社会已经深切感受并深刻认识到“一业独大”带来的巨大风险,经济适度多元发展是澳门未来的必由之路。澳门迫切需要深入探索和开拓经济适度多元的路子。

未来,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之路怎么走?《方案》明确提出,深度合作区要着力推动科技研发和高端制造产业、中医药等澳门品牌工业、文旅会展商贸产业和现代金融产业的发展。

“事实上,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化提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澳门各界也在不断探索经济适度多元化的道路。这需要通过与广东甚至整个大湾区的融合发展才能实现。”林江说。

以科技研发和高端制造业为例,林江介绍,澳门大学拥有一些科研力量,但是由于澳门缺乏产业工人队伍的支持,单凭澳门一个城市之力去发展科创产业力有不逮。

“澳门需要拓展科创和高端制造业,离不开与大湾区其他城市的融合发展,包括在制造业领域的分工合作。”林江说。

3.共商共建共管共享

《方案》有哪些亮点?让暨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特区港澳经济研究所所长钟韵最为关注的是“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体制”。

“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是深度合作区一个创新亮点。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领导下,由广东省和澳门特区政府共同决策深度合作区的发展事项,是一种全新的空间开发建设模式。”钟韵认为,该体制富有创新性,在以往的合作空间或合作平台建设中还没有出现过。

彭澎表达了相似的观点:“《方案》最大亮点是让澳门参与管理深度合作示范区,此举将进一步改变澳门经济社会生活格局,让更多的澳门人来横琴创业就业生活,仿佛身在澳门。”

记者注意到,《方案》对于“健全粤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体制”明确提出,合作区管理委员会实行双主任制,由广东省省长和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共同担任。

在开发执行机构方面,由合作区管理委员会下设执行委员会履行,包括国际推介、招商引资、产业导入、土地开发、项目建设、民生管理等职能。执行委员会主要负责人由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委派,广东省和珠海市派人参加,协助做好涉及广东省事务的协调工作。

在属地管理方面,合作区上升为广东省管理,成立广东省委和省政府派出机构,负责党的建设、国家安全、刑事司法、社会治安等工作。

同时,合作区支持粤澳双方探索建立合作区收益共享机制,2024年前投资收益全部留给合作区管理委员会支配,用于合作区开发建设。

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背景下,深度合作区未来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由于两地税制、法律、文化还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要想把深度合作区建好,未来在各方面还需要双方不断去磨合。”胡刚说。

4.“澳珠极点”迎空前利好

《方案》提出,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新高地。充分挖掘粤港澳大湾区制度创新潜力,用足用好澳门自由港和珠海经济特区的有利因素,加快提升合作区综合实力和竞争力,有力支撑澳门—珠海极点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引领作用,辐射带动珠江西岸地区加快发展。

围绕极点带动,2019年2月,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发挥香港—深圳、广州—佛山、澳门—珠海强强联合的引领带动作用,深化港深、澳珠合作。在受访专家看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正是极点带动澳门—珠海强强联合的一个重要平台。

相比香港—深圳极点,澳门—珠海极点发展情况如何?就经济总量而言,数据显示,2020年,珠海地区生产总值近3500亿元,较“十三五”末增长近60%。然而,2020年,珠澳GDP总量仅为深港的9.96%、广佛的14.40%。

此外,机场旅客吞吐量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开放程度和活跃程度的重要标志。珠海、澳门两个国际机场正常情况下年均旅客吞吐量约2000万人次,而香港、深圳机场的年均旅客吞吐量能达到1.2亿人次。

种种迹象表明,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重要的“湾区极点”之一,澳门—珠海极点的发展任重道远。

未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能否改变大湾区发展格局?

在彭澎看来,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为澳门扩大了发展空间,对广东的珠江口西岸和粤西发展有一定拉动作用,对大湾区经济发展有一定刺激作用,未来将形成横琴与前海竞争局面。

钟韵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建设好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将有力拉动澳门—珠海极点,带动珠江西岸地区发展,进一步增强横琴作为粤港澳合作发展重大平台的引擎带动作用。”

历史的指针已经指向新的刻度。迈向深度合作区,大湾区还将续写更多春天的故事!

《 中国城市报 》( 2021年09月13日  第04 版)

责任编辑:越玥
  • 琴澳
  • 横琴粤澳
  • 深度合作
  • 澳门
  • 珠海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367114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