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本报原创

多地大手笔发放 消费券成“五一”热词

提振消费,发钱还是发券?

2022年05月10日 19:10:08 来源:中国城市报 作者:中国城市报记者 郑新钰

1亿元、3亿元、5亿元……消费券又来了!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里,多地大手笔发放消费券,使用领域集中在住宿餐饮、家电、文旅等行业。

事实上,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消费券已在节假日期间被多轮发放,成为地方政府刺激居民消费、提振市场信心的有力方式。

今年的消费券发放和使用有哪些新变化?其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多大?提振消费,到底应该发券还是直接发钱?

数字消费券迎风而上

促家电及电子产品零售明显

所谓消费券,是指政府部门或企业在民众消费能力大幅下降时,发放的一种专用券及支付凭证。

早在21世纪初,消费券就登上过历史舞台,成为当时促进经济复苏的方式之一。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消费券重回舞台中央。2020年3月,山东济南、浙江杭州、江苏南京等地作为首批官宣“派糖”的城市率先发券,随后全国各地掀起了发放消费券的热潮。

“与以往相比,如今的消费券有一个非常鲜明的区别——政府发的是数字消费券。”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消费券的发放依托了支付宝、微信支付、美团支付等第三方数字支付平台,具有发放成本低、见效时间快、杠杆率高、回溯效果好和透明度高等优势。

中国城市报记者梳理发现,各地普遍通过满减的方式发放消费,以线上发券、线下核销为主。消费者可登陆相关APP领取消费券,在特定领域消费满额后,支付时直接进行抵扣。

数字消费券使用效果如何?中国城市报记者发现,从今年已公布消费券核销情况的部分城市来看,消费券对于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提振作用明显。比如“五一”假期中,浙江省宁波市发放的消费券直接拉动该市家电企业销售8156万元,撬动比为1:11。

尹振涛所在的团队研究发现,数字消费券对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专门零售和家用电器及电子产品专门零售商户的营业额、交易量均有显著提升作用,其中家用电器及电子产品专门零售商户所受影响更大。

“我们注意到,数字消费券确实提高了用户线下消费的意愿,在增加食品、手机等商品消费的同时,并未挤占消费者对其他零售商品的消费,而是带动了消费者对其他零售商品的交易量。”尹振涛说。

实际效果:

1元消费券撬动3倍消费

今年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08659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3月份,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消费受疫情冲击最为严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4233亿元,同比下降3.5%。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三驾马车”中,对外出口受制于国际经贸关系及国际市场的需求变化,存在较大的不可控因素。而在国内特有的体制下,因可控性比较强,投资自然就成为促进增长的最容易运用的工具。但这种做法一方面引发了越来越明显的投资边际效应递减问题,另一方面也造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与过度负债问题,导致投资驱动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消费作为经济活动的最终目的,对于经济增长的作用不言而喻。再加上中国正处于生产型社会向消费性社会的转换期,促进消费就成为具备保增长与促转型这一双重目标的重要依托。”柏文喜称,发放消费券是在预期下行、增长乏力情形下,宏观层面推出的力度较大的逆周期调节措施,同时也是地方政府试图以促进消费来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举措。

消费券对经济的拉动作用究竟有多大?不少地方政府和支付平台的统计数据显示,消费券效果显著,对消费达到5倍甚至10倍以上的刺激效果。

“上述这种算法多以使用消费券的购物总额与消费券金额相除,过于简单,不能真实反映其对消费的拉动作用。”中国CFO百人论坛理事、高级经济师邓之东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说。

记者注意到,根据国内不少研究团队的测算结果,消费券对于GDP的实际拉动效应多在3倍左右,即1元钱消费券能带动3元左右的消费。

持续推动消费增长

需综合施力

城市未来在派发消费券过程中还需注意什么?尹振涛建议,首先要继续优化消费券的机制设计,比如采用“通用券—行业券”模式,可以在提高政府资金使用效率的同时,定向扶持特定行业。其次,对于部分行业券,可考虑适当延长消费券的使用期限,同时定向发放至特殊人群,以此提高消费券资金的核销率。最后,合理设置消费券的使用门槛以及核销规则,同时惠及更多的小微商户。比如,适当降低消费券的使用门槛、采用跨店累积使用的方式,或是补贴小微企业和个体商户,让他们能够在上下游采购的过程中使用消费券。

值得关注的是,有不少观点认为,发消费券的效果太间接,不如直接给低收入群体发钱。对于这一说法,尹振涛认为,如果直接发现金,一方面很难精准地发放给真正需要它的群体;另一方面,就算这类群体拿到了现金,大概率也是用于储蓄而非消费。

“政府发放消费券的实际意图是用消费带动复工复产。相较于别国,我们国家已经建立了完备的数字支付基础设施,因此发券将为企业纾困带来更大作用。”尹振涛说。

柏文喜持有不同看法,他建议,将传统的低效投资驱动模式中由政府掌握和能够动员的资金,除去必要的社会公共品投资与维护费用之外,直接发放给个人以转换成个人消费能力,让消费者以货币选票、以市场机制和真实的需求流向,甄选和塑造出更有效率和更有竞争力的企业群体、产业结构、经济结构与市场格局,筛选和重构出更有可持续发展和高质量发展能力的新经济格局来。

虽然消费券的效果值得肯定,但受访专家一致认为,消费券只是一次性政策,长期推行的话会加重财政压力,且对政策设计要求较高,对居民消费的长期拉动作用不能高估。

“为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打通国内大循环,则需要从促进就业和提升收入、完善社保医疗措施、消除消费领域的制度性障碍等方面综合施力,让消费者有钱、有消费意愿、有消费环境与消费条件,愿花钱、有钱花、敢花钱、能花钱,才能持续推动消费增长,逐步实现从生产型社会到消费型社会的发展模式转变。”柏文喜说。

《 中国城市报 》( 2022年05月09日 第 08 版)

责任编辑:越玥
  • 消费
  • 发钱
  • 发券
  • 经济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举报邮箱: jubao@people.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65367114  010-65363263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