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要闻

许基仁视点:那一哭的善良

2021年08月05日 15:57:15 来源:新华网 作者:许基仁、丁文娴

前几天,我的同事写了一则短消息《对手受伤退赛,何冰娇泣不成声:我想好好跟她拼完这场球》,引起的反响并不大,但我看了却很受触动。

在7月29日进行的东京奥运会羽毛球女单八分之一决赛中,美国选手张蓓雯先胜一局后,第二局却突然受伤倒地而弃赛,被轮椅推出场地。中国选手何冰娇不战而胜。但在混采区里,何冰娇却向记者表示以这种方式进下一轮很意外,随后流下了眼泪。何冰娇说,她看不得别人受伤,希望对方伤势不要特别严重,“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好好跟她拼完这场球”。

7月29日,美国选手张蓓雯在东京奥运会羽毛球女单八分之一决赛中因伤退赛。新华社记者 朱峥 摄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虽是老生常谈,却是至理名言。场上只有对手,没有敌人;场下是朋友,不是对手。正如这则消息开头说的那样:什么是对手?是拼到你死我活,也是惺惺相惜。

但遗憾的是竞技场上却不是永远这般美好。有的人把冷酷带到了竞技场,看到对手受伤而暗自庆幸,甚至幸灾乐祸;有的人甚至把对手当敌人,为扫清竞技场上的障碍而不择手段,使用违反竞赛规则和体育道德的手段打击对手。这方面最典型的例证是二十多年前发生在美国花样滑冰界的一桩丑闻。

7月29日,何冰娇(红衣)在安慰哭泣的张蓓雯。新华社记者 杨磊 摄

1994年1月,美国全国花样滑冰锦标赛暨利勒哈默尔冬奥会选拔赛举行前夕,女子单人滑选手哈丁指使前夫吉洛利派人持棍打伤了队友克里根,意在阻止克里根取得好成绩,自己取而代之。哈丁如愿以偿取得了女子单人滑冠军并代表美国参加冬奥会。所幸克里根也及时痊愈,在没有参加国内选拔赛的情况下破例获准代表美国参加冬奥会,并最终获得女子单人滑亚军,而哈丁仅获得第八。冬奥会后,眼看纸包不住火,哈丁承认自己是克里根遇袭事件的幕后指使,她被剥夺了全国冠军头衔,终身禁赛,并被判处公益劳动200小时。恶有恶报,哈丁从此远离花滑界,转行当了一名拳击手,靠打拳作秀混迹江湖。哈丁这个名字,永远钉在了体育的耻辱柱上。

何冰娇和哈丁,代表了体育价值观的两极,前者崇高而后者卑劣。何冰娇那一哭,当时应该没有想那么多,只是真情流露,率性而为,但却凸显中国年轻一代运动员的善良天性和人性光辉。何冰娇表示“我想好好跟她拼完这场球”,也许她的潜意识里觉得胜之不武,宁可冒着失败的风险用堂堂正正的比赛来打开通向胜利之门。这是正直而又可贵的体育价值观,值得大力弘扬。

奥运会是全球运动员欢聚的舞台,在全球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的情况下,各国和地区运动员齐聚东京,为金牌而来,更为友谊而聚。我们看到,有多少前一刻还拼得你死我活的运动员,下一刻在痛失金牌后微笑着向冠军祝贺;我们看到,中国选手张雨霏等与身患白血病后重返泳池的日本选手池江璃花子相拥告慰;我们看到,乒乓球女单颁奖典礼,日本铜牌获得者伊藤美诚善意提醒中国选手孙颖莎摆正银牌,而中国金牌得主陈梦则把伊藤美诚拉上冠军台合影留念;我们看到,意大利和卡塔尔男子跳高选手并列冠军后久久拥抱,并与各自家人视频连线分享喜悦……这才是体育该有的样子。

7月29日,冠军中国选手陈梦(中),亚军中国选手孙颖莎(左)和季军日本选手伊藤美诚在颁奖典礼上。新华社记者吕小炜摄

但我们也看到,网络上一些人把不该有的偏见乃至仇恨倾注到奥林匹克竞技场上,把竞技场上的对手当作敌人,甚至“网暴”中外选手。这种看似“爱国”的行为实际上损毁了中国的国际形象,也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和体育道德。

何冰娇那一哭,善良本真,而奥林匹克的伟大,正是由无数个这样细小的光亮汇聚而成。

责任编辑:李静雯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5367114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