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500余人参与、历时18年编纂国家级重大文化工程“中国历代绘画大系”

荟萃千年丹青 呈现原作神韵(讲述·赓续历史文脉 谱写当代华章)

2024年02月01日 11:11:00 来源:人民日报

“大系”文化工程编纂出版的部分书籍。

“大系”编辑团队在讨论文稿编纂工作。

“大系”专家团队在比对打样稿颜色。

“大系”监印人员在印刷车间看样。

以上图片均为浙江大学提供

由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编纂出版的“中国历代绘画大系”,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批准、高度重视、持续关注,并多次作出重要批示的一项规模浩大、纵贯历史、横跨中外的国家级重大文化工程。截至2022年年底,“大系”文化工程先后编纂出版60卷226册,收录海内外263家文博机构的中国绘画藏品12405件(套),涵盖绝大部分传世国宝级绘画珍品,生动呈现赫赫先秦、大汉雄风、盛唐气象、典雅宋韵和元明清风采。

从浙江大学出版社的样书库房出发,“大系”成果逐渐为世人所知。其背后则是“大系”项目组的十八年如一日,老中青齐上阵,海内外专家学者、工作人员一拨又一拨接力;前后500余人参与才成就了这场“文化长跑”……

2022年,由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和浙江省委省政府共同主办的“盛世修典——‘中国历代绘画大系’成果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成为持续一年多的现象级展览,总参观人数近400万。穿越千年的丹青、散落全球的国宝通过高清打样图像汇聚一堂,《千里江山图》《富春山居图》等历代绘画经典,从历史中“走出来”,在光影中“活起来”……

当前,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画院支持,浙江大学、中国美术家协会等共同主办的“盛世修典——‘中国历代绘画大系’主题展——‘久久为功’品读书画中的中华文脉”在中华世纪坛展出;通过展出画作出版打样稿、出版物、文献等展品,观众得以饱览古人读书时的鲜活神态,体会历代读书风气的变迁……

收集

“让世世代代的读者都能通过图像,感受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

对于浙江大学而言,从没有收藏一幅清代以前的绘画,到集万千之力完成“大系”,这“从零到一”的突破可谓困难重重……

“浙江有几件宋画?”“为什么是你们在做这件事?”……项目启动之初,外界有一些质疑“大系”项目组的声音。

“宋画价值举世皆知,浙江只在杭州博物馆、黄岩博物馆等藏有几件,而且真伪待考,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任务紧迫!”金晓明是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研究员,也是最早进入“大系”采集编纂团队的一员。

2005年,“大系”的编纂从《宋画全集》开始。“首先,要弄清宋画都在哪里。”说起搜集过程,金晓明用“大海捞针”来形容,“全世界有100多家文博机构藏有宋画,很多资料只能零星地去展览图录、学者文章中找,找到后再把它们一一‘捞’出。”

整理好文献目录后,真正的困难是取得散落在海内外的260余家文博机构的授权。将绘画作品转换成图像、出版物,涉及文物保护以及知识产权,每一件作品都要得到收藏单位的书面授权。

“不少博物馆在我们发去书面申请函后就没了下文,需要反复做工作。”金晓明说,由于宋元及以前的画作少,文物级别高,作品是稀世珍宝,每打开一次,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秉持“应收尽收”原则,登门拜访每家博物馆成了常态。登门时,要向对方说明项目意义,以及如何保障文物拍摄安全,“想尽了千方百计,说尽了千言万语”。

金晓明回忆,收集《女史箴图》的过程就几经周折:《女史箴图》原作已经佚失,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作品一般被认为是1400年前的唐代摹本。该作画心有12段,如今存世9段且风化严重,且其画心、题跋及清代画家邹一桂所绘《松竹石泉图》被分成三卷装裱。随后,项目组与大英博物馆反复沟通,得到对方有力支持,《女史箴图》存世部分以完整面貌呈现。

有关作品的拍摄过程反复且艰辛。“‘大系’对图片要求较高,大英博物馆方面不厌其烦,配合我们多次进行拍摄,最终取得了满意效果。”金晓明说。

2020年夏天,项目组收到英国大英博物馆的邮件,发来的是邹一桂的《松竹石泉图》。这幅图画在东晋画家顾恺之名作《女史箴图》(唐摹本)卷尾。在电脑里,图像编辑可以将《松竹石泉图》与《女史箴图》前卷的数字图像完整地拼合在一起,“大系”终于将这件作品现存的所有图像全部采集拍摄完成。

作为一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还要考虑如何以高技术标准来完成每件画作的拍摄和转换。“如果开始时标准不高,后期弥补的难度很大。”在金晓明看来,编纂工作是一个动态过程,若发现有问题的作品或者漏掉了哪件作品,都要不断调整方案。

有一次,团队在国外一家博物馆拍摄一幅元代绘画作品,对方专家对作品年代存疑;团队便放下手头工作,同专家一起对比研究,最后达成共识:作品是仿品,便放弃了拍摄。

“绝大部分作品的采集工作由我带队,团队3人带着近百公斤重的设备在国外与上班族一起挤电车;有时怕碎石路震坏设备,只能手提肩扛。有一天深夜,我们还被突发的地震摇醒……”金晓明回忆。

“大系”意义何在?金晓明说,从古至今,绘画尤其是写实绘画,是最直观的图像文献,反映并记录着当时的社会状况、历史现实,又表达着作者的情感观念、家国情怀,“‘大系’旨在建立平台,让世世代代的读者都能通过图像,感受中华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

这段日子,金晓明受邀参加面向中小学生的普及教育活动,“我们想用浅显易懂的语言为孩子们讲述名画背后的故事,希望他们能懂得‘大系’的深远意义。”金晓明说。

编纂

“可以说是‘与有荣焉’,项目凝结了集体的智慧”

在浙江大学出版社见到编辑葛玉丹时,她正在审读《宋画全集》第九卷——俄藏黑水城图像卷的内容……

2014年,葛玉丹头一回接触“大系”,第一项任务便是协助总编辑完成《元画全集》的结项验收。2015年,项目启动第三轮在全球范围内采集高精度中国历代绘画图像资源的工作,她被紧急征召入组,参与“大系”编辑出版。

提及这段经历,这位经验颇丰的编辑也会面露难色。“从《宋画全集》到整部‘大系’,总入编图像从827件(套)增加到12405件(套),出版规模也从23册扩展至226册。”她说,“加之编纂体例调整,困难更多。比如,概述和作品说明的增加,就意味着撰稿人要从上百位增加至数百位,工作量也随之增加;题跋、印章释文的增补,也对工作人员的专业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葛玉丹坦言,项目最为耗时耗力的是对文献的核查与辨识。比如,《明画全集》中某册页内容涉及28位画家,学术助理和编辑要根据各页题跋和印章确定作者信息,再通过查阅文献调研画家情况,最后在参考其他权威图录的基础上,将画作根据作者及题材信息排序……定稿涉及编、审、校环节10余人。像这样的编纂工作,葛玉丹和同事们习以为常。

“必须严谨,我们力求把每册图书的编校差错率控制在低于万分之0.25。”葛玉丹说,“名家名作还好说,因为文献多,容易核查;面对许多不知名甚至佚名的画家画作,工作就难多了。”

“大系”以画为本,收录的每幅古画力求在笔墨神韵等方面最大程度地接近原作。葛玉丹说,为确保印刷精美,项目组针对墨色斑驳灰暗、画面起皱甚至碎裂的作品图像,在拼图、匀图、调色过程中,多轮校色,反复打样,一件作品有时会花上个把月时间,有些还要赶到馆藏地或展览现场去比对原作。

参与“大系”编纂多年,葛玉丹称自己很自豪,也很幸运。“可以说是‘与有荣焉’,项目凝结了集体的智慧,也让我浸润其中,得到成长。”

在国家博物馆举办成果展时,葛玉丹特意同家人去了趟北京,在现场亲身感受“大系”的魅力。她观察到,众多观众看得格外仔细投入。“展览很震撼!我想这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吧。”有观众这样说。

传播

“让更多年轻人爱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近期以来,“大系”的成果以展览形式陆续跟观众见面,供大众近距离品读;作为项目专家,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何欢欢参与其中,忙得不亦乐乎。

何欢欢加入“大系”项目组的时间不长,但不管是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成果展还是其他展览现场,总少不了她讲解的身影。

何欢欢的研究方向是中国传统哲学,看似与“大系”工作关系不大,缘何参与其中?“许多画作蕴含着丰富的传统文化元素。参与项目,跳出文本做研究,我的思路会更广阔。”她说。

为此,何欢欢花费近两个月翻阅了1.2万件(套)“大系”收录作品,并从中挑选出近5000幅与中国传统哲学相关的画作,悉心研究。在她看来,之前很多研究只能依赖文本资料,有了“大系”,就能从图像的角度展开研究了。

带着研究成果,何欢欢在一次“国博讲堂”活动中,为大家呈现了一场高质量学术讲座。“宋画中展现的宋代文化底蕴,可以展开讲讲吗?”“为什么画面中的大片留白是受到中国传统哲学‘空’的思想的影响?”……讲座后的交流环节,观众的热情提问让何欢欢印象深刻。

多次在展览一线交流讲解的经历,让何欢欢成了“大系”项目组中距离观众最近的人之一,也让她更清楚了“大系”之于观众的意义,并渐渐在教学上有意识地融入“大系”元素,以期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了解并参与其中。

如今,在“大系”的各种展览上,总能见到年轻志愿者的身影,其中有不少何欢欢的学生,浙江大学哲学系学生董默遥就是其中之一。

“课外做‘大系’展览的志愿讲解服务,感觉挺充实。”在董默遥看来,不管是学术研究还是志愿活动,背后都少不了何欢欢的引导。

“想申请加入项目的学生越来越多,不仅有学文史哲的,还有农学、建筑、生物、计算机等理工科的。”何欢欢看在眼中、喜在心里,“没想到啊,‘大系’能让更多年轻人爱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时下,“大系”成果展览仍在各地火热举办,而且从国内走向国外,从线下走到线上。参与其中,何欢欢说,这样的经历弥足珍贵,“一方面要思考如何把‘大系’更全面地展现给大众;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借助‘大系’的海量图像,提出一些新的学术思考。”

新闻背景

由浙江大学、浙江省文物局编纂出版的“中国历代绘画大系”(以下简称“大系”),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批准、高度重视、持续关注,并多次作出重要批示的一项规模浩大、纵贯历史、横跨中外的国家级重大文化工程。“大系”被列入《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十四五”文化发展规划》和《国家“十四五”时期哲学社会科学发展规划》,有力地促进了我国文化艺术与学术建设,生动展示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提升了中国文化形象。2005年起,前后500余人参与“大系”项目;他们十八年如一日,齐心协力、接续奋斗,搜集整理海内外的中国历代绘画作品。截至2022年年底,“大系”文化工程编纂出版《先秦汉唐画全集》《宋画全集》《元画全集》《明画全集》《清画全集》共60卷226册,收录海内外263家文博机构的中国绘画藏品12405件(套)。

责任编辑:乔妙妙
  • 文化
  • 博物馆
  • 艺术
  • 当代历史
  • 女史箴图
  • 何欢
  • 宋画全集
欢迎关注中国城市报微信号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举报邮箱: jubao@people.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65367114  010-65363263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