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人艺今年首部小剧场新作亮相,奥尼尔名作《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极简”登台

2024年06月07日 17:17:45 来源: 北京日报 作者:高倩

对演员孙大川来说,詹姆斯·蒂隆一角是他职业生涯中饰演的难度最高的角色。走过两个月充满“痛苦”的排练,即将面对观众的那一刻,舞台经验丰富的孙大川依然惶恐不安——詹姆斯·蒂隆出自美国著名剧作家尤金·奥尼尔的代表作《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6月6日,作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2024年创排的首部小剧场新作,《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在北京国际戏剧中心·人艺小剧场迎来首演。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剧照。李春光/摄

现场

极简舞台外化复杂内心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有着强烈的奥尼尔本人的自传色彩,构思酝酿历经十余载。全剧以詹姆斯·蒂隆一家一天之内的日常生活为主线,在一幕幕对话中,伏笔逐渐揭开,一个家庭数十年来的创伤被抽丝剥茧,进而产生强大的戏剧张力。1956年,奥尼尔去世后的第三年,《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首演,并为他拿下了第四个普利策戏剧奖。

奥尼尔曾说,这是一部“用泪水和汗水凝结而成”的作品。区别于他的早期创作,《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削弱了叙事层面,由外向内打开了更隐秘的戏剧文学性探索。“作品的文本具有一定的沉重性。”导演张彤说。每个角色的性格、职业、过往等多方面原因缔结了詹姆斯·蒂隆一家的复杂纠缠:父亲詹姆斯守财自负,母亲玛丽浑浑噩噩,大儿子杰米嗜酒如命,小儿子埃德蒙身患重疾,他们互相诋毁,却又彼此深爱。从清早到深夜,一家人冲突不断,夫妻、亲子、兄弟关系中最亲密也最难堪的多面性被极致地剖解开来。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剧照。李春光/摄

在舞台呈现上,《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以极简的手法外化了角色的内心世界。匣状的表演空间里,高低起伏的坡道三面环绕,包裹起一半水洼和一半平地,演员穿行其间,搅起阵阵波澜,白色的浓雾总是骤然袭来,似乎要将一切隐去。在原著文本中,“雾”是重要的意象与讨论对象。“雾气是朦胧的,就像这一家人的内在感受,他们似乎都被迷雾困住了,挣扎着试图走出来,而水会带来一种沉溺的淹没感。”张彤解读道。坡道同样暗喻他们的心境,一家人在这里走来走去、上上下下,从相安无事到爆发破裂,再到重归于好,相似的循环总是周而复始。

幕后

“有痛苦才有蜕变”

“抽象的环境更需要演员去把它填满。”饰演母亲玛丽的龙一仪说。无论是她与孙大川,还是两个儿子的扮演者王佳骏、杜子俊,都在靠近角色、丰实角色的过程中吃够了苦头。《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深切展现了家庭中的矛盾,撕开伤疤时,奥尼尔的笔触细腻幽微,以塑造游手好闲的大儿子杰米为例,奥尼尔把他被忽视、被边缘化的痛苦藏在了荒唐放浪的面具之下。

“有时候,我们必须唤醒自己成长过程中最痛苦的那部分回忆,调动类似的情感,投射到角色身上。”饰演杰米的杜子俊说。排练时,大家不断地抽离沉浸、跳进跳出,反反复复的冲击实在算不上轻松。饰演小儿子埃德蒙的王佳骏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部作品的深度、厚重感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埃德蒙以奥尼尔本人为原型,“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呈现这个角色,但首次与观众见面,还是非常忐忑。”王佳骏说。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剧照。李春光/摄

但让北京人艺院长、《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艺术指导冯远征感到惊喜的,正是演员们所经历的“痛苦”,“因为有痛苦才有蜕变。”在冯远征看来,人艺的小剧场作品“一戏一格”,这片领域既是探索前沿表达的阵地,也是锻炼青年导演和演员的平台。《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演出时,张彤执导的另一部人艺小剧场作品《长子》也在同期上演。作为与人艺三度合作的院外导演,张彤很喜欢所有人“心都在戏上”的创作氛围,“不论是主创的前期创作,还是排练演出,大家的投入让我觉得很踏实。”未来,北京人艺将继续探索与更多艺术家的合作可能,不断丰富剧院的作品积累。

《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剧照。李春光/摄

据悉,《进入黑夜的漫长旅程》本轮演出将持续至6月30日。

责任编辑:刘欣蕊
  • 北京人艺
  • 艺术
  • 戏剧
欢迎关注中国城市报微信号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举报邮箱: jubao@people.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65367114  010-65363263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