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交通

记者观察 | 出租汽车“异味”背后

2024年06月10日 13:53:02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温晓俊

前不久,#打到臭车的概率越来越高了#话题登上社交媒体热搜。

微博截图

的确,长期以来,出租汽车、网约车“异味”问题屡遭吐槽。前不久,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公布的《北京市交通运输行政处罚裁量基准》(征求意见稿)中,细化了交通运输领域违法行为的处罚标准,其中一项规定是针对乘客普遍反映的出租汽车异味问题。按照征求意见稿,巡游出租汽车未保持车辆整洁的,如车内有异味或车辆座椅座头、座套未保持干净、整洁等情形,将按照不同违法情节进行警告或并处罚款。

出租汽车内的异味如何产生,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打车就像开盲盒

由于通勤距离较远,打车成为记者通勤路上重要的一环。每天7时10分,记者准时在线打车,然后快速冲出小区,一头扎进出租汽车,方能定下神儿来大喘一口气。可打车就像开盲盒一样,永远不知道打到的车是什么味儿。

23时,大兴机场出租汽车候车区内车流不断。

坦白讲,每辆车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独特的气味。拿当下季节来说,以记者的打车经验来看,不同的时间段,车内气味会略有不同。

7时到8时是京郊打工人的用车高峰期,人和车都是匆忙的。这一时间段,车内的味道多以韭菜、香菇等各类包子和咖啡的气味为主,辅之以一定的口气、体臭以及呛鼻的灰尘味。

晚高峰时,记者一般在地铁大兴新城站打车回家。这一时段的出租汽车多来自地铁站附近,多数车辆卫生状况良好,车内是淡淡的香氛味,偶尔伴有汗液的气味,乘车体验总体较好。

几天前,记者又尝试在5时打车,体验了一把清晨首单乘客的“待遇”。打开车门的瞬间就是当头一棒——烟味、体臭味与许久未洗的内饰物在密闭空间内充分混合,不可名状的气味着实令人不适。司机穆师傅虽一路开着窗,但这顽固的气味就是挥之不去。

交谈中得知,穆师傅每天5时左右就在附近小区“趴活儿”。没活儿的时候,就随便找个停车位休息,为了不花停车费,他只能每隔10分钟换一个车位,到了饭点就买个煎饼或面包回车里解决。早晨出车到晚上收车,他15个小时吃饭和休息都在车里,每天如此。

北京的异味出租汽车多吗?记者又采访了多名经常打车的乘客,几乎每一位受访者都表示自己曾有过乘坐异味车辆的经历。北京市民王女士直言:“有的出租汽车臭得上头,大气不敢喘一口。”李先生则说,“有的车又旧又脏,已经腌入味儿了,怎么着都不大好使。”大部分受访者认为最常见也最难以忍受的异味其实是人味儿,即许久未洗澡的头油味、体臭味和脚臭味。经年累月的异味渗透到车内,很难靠开窗解决。

长期生活在车里

出租汽车司机群体中有一部分人经常性吃住在车上,这可能是造成车内有异味的重要原因。为了搞清楚状况,记者夜间前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简称大兴机场)一探究竟。

22时左右,大兴机场出租汽车蓄车场内排队候客的车辆。

临近机场时,记者看到一条出租汽车蓄车场通道,旁边的蓄车场内整整齐齐码了许多出租汽车。到达机场已是22时,出租汽车候车区内车流不断,这些车都是从蓄车场内排队过来接客的。机场“问讯”告诉记者,这里24小时随时可以打到车。

在航站楼去往候车区的入口处,有两名出租汽车司机询问记者是否需要打车,在得知目的地在大兴区后,他们双双表示记者不是他们的目标客户。他们在蓄车场排队好几个小时了,需要一个大单,所以选择“抄近道”来到航站楼揽客。

两位司机都住北京郊区,赵师傅自称来自密云,白师傅称其家住房山。之所以大老远来大兴机场“趴活儿”,是因为城里早晚高峰之外的时间“接单难”,来大兴机场排队,不管排多久,至少能有单。

记者见到的每一位巡游出租汽车司机,几乎都会抱怨网约车平台给他们派单少。为了能拉到更多的单,他们只能多耗时间,一天至少干十五六个小时。据多方了解,北京巡游出租汽车司机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大兴、密云、延庆、房山、平谷、怀柔等京郊地区,很多人为了“趴活儿”平时就住车里,有的司机几天甚至一周回一次家,所以车里有味道也是难免的。

“按照规定,我们每月有8天休息时间。可哪敢休息?上有老下有小,还得还房贷。”赵师傅说,其实他们天天都拖着疲惫的身体四处“趴活儿”,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个角落睡去,撑不住了就找个车位睡一觉。直到23时30分,大兴机场出租汽车蓄车场仍有1000多辆出租汽车在排队,不出意外的话,当晚不少司机会住在车上。

对于车上的异味,有出租汽车司机则认为乘客也有责任。“有乘客反映我们车里有味儿,可是我们天天冲澡,能有多大味儿?主要还是我们什么人都拉,有人在车上吃,有人甚至吐车上,还有人体味儿重,我们也不好说什么。”白师傅说,蓄车场内有公共浴池,两元一位,他们抽空就能洗澡。

刚下飞机的乘客前往出租汽车候车区。

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赵师傅和白师傅不时盯着旅客出来的方向,直到记者准备离开,他们都没有找到目标客户。

23时40分,记者排队打车回家。司机庞师傅询问地址后,一路都在叹气。“拉到我这单是不是比较倒霉?”记者小心翼翼地问。庞师傅苦笑着说:“这是我今天的第二单,排队等了4个小时就拉到你这60多块钱的单,这个时间点很尴尬,我一会儿该不该再回机场排队呢!哎……”

窗外起风了,车内弥漫着夏天最具代表性的汗臭味,酸酸的,有点刺鼻。庞师傅说蓄车场内没什么阴凉地儿,夏天到了,他们的苦日子来了,排队好几个小时热得够呛,四个车窗都通风也避免不了汗味儿。

到达目的地后,记者刚下车,一位代驾小哥急忙跑过来问司机去不去城里。满眼通红的庞师傅摆摆手说:“不了不了,我有点累了,得回家了。”

采访后记

出租汽车“净味”责任不能由司机独扛

出租汽车是一座城市的流动名片,是公共交通的补充,每一位司乘都有义务维持其内部干净整洁。对此,《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对驾驶员及乘客的行为给出了相应规定,出租汽车营运时应保持车辆整洁,驾驶员应当保持服饰整洁,乘客应当文明乘车,维护车内清洁卫生。

给出租汽车“除味”,行业主管部门或许也能搭把手。江苏南京推出的网约车司机公寓和交通宁小蜂驿站提供了一定经验借鉴。

南京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局机关党总支专职副书记范玲玲告诉记者,该局通过调研发现,南京市大部分网约车驾驶员为外地人,有的司机为节省开支,以车为家,导致车厢卫生条件较差。

为解决这一问题,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引导企业转型发展,将寅春路附近一处低效厂房改造成出租汽车综合服务中心,在提供充电、如厕、停车等服务基础上,集公寓、车辆维修、保养、政务服务于一体,同时提供管家服务,供充电、泊车,为司机争取更多的睡眠时间。公寓房间分单间和标间,每人每天住宿费用大约30元。此外,南京市交通运输部门还在主城区布设25个交通宁小蜂驿站,配置24小时自助盒饭机,解决司机吃饭和休息问题。“我们是出租汽车群体的娘家人,设身处地关心他们,为他们解决实际问题,才能提升他们的幸福感和归属感,从而更好地提升服务质量。”范玲玲说。

除了改善生活环境,深层次推动改善出租汽车司机的经营,也有利于改善出租汽车的卫生状况。一位不愿具名的出租汽车行业专家表示,造成车辆异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出租汽车(含网约车)运能过剩。该专家指出,运能过剩不仅会导致司机接单量减少,还会造成网约车与巡游出租汽车恶性竞争。例如,部分网约车平台为了争夺市场,以“一口价”“特惠价”等低价手段吸引对于价格较为敏感的乘客,导致巡游出租汽车接单量较少。

对此,该专家建议行业主管部门加强政策指导、引导调控运能,加快清理不合规车辆和人员,形成合理的供需关系。“我们也呼吁建立全国性的公益平台,同时调派巡游出租汽车和网约车,合理定价,只对合规车辆派单,推动市场健康发展。”该专家认为,只有驾驶员的收入增长了,超负荷在线运营、长期住在车里的情况才有可能减少,对车况、服务的要求也更容易落到实处。

责任编辑:陈浩然
  • 打车
  • 交通
欢迎关注中国城市报微信号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举报邮箱: jubao@people.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65367114  010-65363263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