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一带一路

对接需求 发挥优势——中哈农业合作不断深化

2023年09月14日 14:16:01 来源:人民日报

1694463284134_1

哈萨克斯坦金骆驼奶粉加工厂内,员工正在工作。奥斯帕诺夫摄(新华社发)

1694463266833_1

在第五届进博会上,工作人员正在推介金骆驼奶粉。本报记者 曲颂摄

1694463275825_1

8月17日,在新疆乌鲁木齐举行的2023(中国)亚欧商品贸易博览会上,来自哈萨克斯坦的厨师制作该国美食。新华社记者 赵戈摄

1694463285968_1

哈萨克斯坦金骆驼奶粉加工厂内,员工正在操作设备。刘春明摄

1694463293879_1

骆驼养殖户努尔马哈木别特的牧场里一片生机勃勃。本报记者 曲颂摄

“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唐朝诗人张籍在《凉州词三首》中这样描写古丝绸之路上的繁忙景象。

位于锡尔河下游右岸平原的图尔克斯坦,是哈萨克斯坦历史名城,也曾为中亚的贸易中心之一。穿行于这座城市,道路两侧绿化带中一队队用绿植修剪出来的骆驼,驮着冬不拉和色彩缤纷的行囊,仿佛要去往远方。它们装点着古城,也提醒着人们这座城市与古丝绸之路的联系。

在图尔克斯坦市郊,有一家金骆驼奶粉厂。作为中哈产能合作重点项目,工厂由中国企业家在哈萨克斯坦投资注册的金骆驼集团有限公司投资运营。自2015年成立以来,奶粉厂与当地骆驼养殖户合作,把骆驼奶加工成奶粉,并将其销往中国、俄罗斯、德国、埃及等国家。

“我的目标是养1万峰骆驼”

沃特拉县谢里克村位于图尔克斯坦市西南部,骆驼养殖户乌拉孜·努尔马哈木别特的家就在马路边。两间大平房一间用来居住,另一间安装上智能储奶罐以及乳成分分析仪器等检测设备,建成一个标准化奶站。每天,周围的牧民把刚挤出来的骆驼奶送到这里集中,奶粉厂的收奶车会到各个类似的标准化奶站收购,并以冷链方式运送至加工厂,最后制成骆驼奶粉。

以前,新鲜骆驼奶保质期短,制成酸奶也保存不了很长时间,卖不掉就会浪费。将骆驼奶加工成骆驼奶粉,帮助牧民做到了骆驼奶“一滴都不浪费”。

“自动挤奶机、智能储奶罐都是中国公司提供的,我们出售骆驼奶抵扣这些费用。”努尔马哈木别特壮实憨厚,性格腼腆。说起自家的骆驼,他的脸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话也多了起来。两年前,努尔马哈木别特开始和金骆驼集团合作。“我父亲和哥哥从1997年开始养骆驼,这算是我们的家族产业。以前家里只能酿造酸奶,就近提桶售卖,有时一两周才能卖完。如今,企业需要的奶量大,我卖骆驼奶也省时省心。”

随着奶粉厂的规模不断扩大,金骆驼集团将奶农组织起来组建了合作社,为骆驼养殖和骆驼奶生产加工提供全方位服务。努尔马哈木别特也加入了合作社,接受培训后持证上岗,建起了标准化奶站收购周围牧民的骆驼奶。提起收入变化,他说:“我在首都阿斯塔纳和阿拉木图买了两套房,其余的钱全都变成了小骆驼!”

夕阳下,努尔马哈木别特的牧场里,棕色的单峰驼悠闲踱步。“图尔克斯坦针叶植被丰富,骆驼爱吃这里的骆驼刺和狼毒,所以我们这儿被誉为世界骆驼奶黄金奶源带。我有七八个牧场,共80平方公里。”说起未来,努尔马哈木别特很有信心,“在中国企业的帮助下,我们的产业一定会越做越大。合作开始时,我有150峰骆驼,现在已经有850峰了,我的目标是养1万峰骆驼。”

“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事业”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我们是跟着总书记的脚步来到哈萨克斯坦的。”金骆驼集团负责人杨杰说。杨杰今年60多岁,性格率直爽朗。回忆起这个中哈合作项目的缘起,杨杰坦言,他原本打算在哈萨克斯坦投资高效节水农业项目,却意外发现骆驼奶颇有市场,于是投资建起了这座占地10万平方米的工厂。

“生产设备来自中国和德国,当时用了40多节车厢才把设备都运到这里,组成自动化全封闭生产线。”杨杰指着距工厂大门不到百米的铁轨说,如今,公司年产骆驼奶粉480吨。

金骆驼集团总经理加孜拉是个哈萨克斯坦姑娘,大学毕业就来到这家企业工作,从翻译一步步做到企业高管。她说,以往在哈萨克斯坦,骆驼是运输工具。现在汽车代替了骆驼,骆驼养殖亟待寻找新的经济价值。“挖掘开发骆驼奶相关产品,既能让牧民增收,也能让企业增效,推动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

2019年,中哈两国就进口驼奶粉达成协议。2020年4月,金骆驼集团的产品经天津港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在这一年的进博会上,金骆驼集团同韩国、阿联酋等国的合作伙伴签署合作协议。在第五届进博会上,金骆驼集团与中方伙伴签下总金额1800万美元的订单。如今,加孜拉和她的同事们正在为参加第六届进博会做准备,“进博会是重要的国际贸易平台,我们希望通过进博会的平台,将更多优质驼奶粉带给消费者。”

在驼奶粉加工车间里,巴蒂玛·阿尔皮斯巴耶娃正在操作机器进行包装和封箱。阿尔皮斯巴耶娃是包装机操作员,已在金骆驼集团工作多年。记者采访时,阿尔皮斯巴耶娃说得最多的一个词是“感激”。她是一名单身母亲,养育有一儿一女,女儿身有残疾,家里生活一直比较困难。2018年金骆驼集团投产之初,发出招聘启事,不少当地居民报名。杨杰了解整体报名情况后,决定加招40多名像阿尔皮斯巴耶娃这样的单身母亲。

“那时,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找到工作了,这个工作机会让我喜出望外。”阿尔皮斯巴耶娃回忆说,“企业为了照顾我,还把我儿子也招到车间,让我和儿子换班工作,能够轮流在家照顾女儿。这样一来,我们工作起来更加安心。”

目前,奶粉厂聘有当地员工126名,占整体员工比例近90%。每年企业还会选拔优秀员工,提供到中国进修的机会,学习专业技能。“我们的薪水比当地平均水平高出不少。”加孜拉说,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哈中员工在一起其乐融融,仿佛一个大家庭。新冠疫情期间,工人们也都各司其职,保证生产链供应链正常运转。“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事业。企业发展得好,我们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阿尔皮斯巴耶娃说。

“借鉴中国经验,积极引进推广先进农业技术”

金骆驼奶粉是当前中哈农业合作的缩影。打开网购平台搜索“哈萨克斯坦”,会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驼奶粉、面粉、面条、饼干、糖果……越来越多哈萨克斯坦农产品走上中国消费者的餐桌,越来越多哈萨克斯坦农牧民和出口企业感受到中国消费市场潜力。前不久,中国(新疆)—哈萨克斯坦农业国际合作推介会在乌鲁木齐召开,中方和11家哈方企业代表进行需求对接,涉及种子研发、果蔬育苗、农机制造、农副产品加工等领域。在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中哈农业合作硕果累累。

哈萨克斯坦地广人稀,拥有大量耕地,但农业发展一直受限于干旱气候,发展节水农业、提高单产是该国农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西安爱菊集团与北哈萨克斯坦玛纳什·科孜巴耶夫大学联合建设的科克舍套农业科技示范园中,科研人员共同培育出具有抗旱、抗寒等属性的小麦种子,其中,“西农10号”种子较当地品种增产28.6%,“西农12号”增产超过20%;

依托上海合作组织农业技术交流培训示范基地,陕西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积极推动境外现代农业技术试验示范园区建设,在哈萨克斯坦试种小麦、玉米、油葵等作物,推广110多项高效栽培技术;

新疆农业科学院与哈萨克斯坦别克特尔农牧业总公司联合启动“大豆种质资源引进与高产高效栽培技术示范应用”项目,建立中哈农业联合研究中心,进行配套栽培技术示范与应用,还在该国建立大豆示范基地,以提高大豆品质、促进大豆产业高质量发展;

…………

从产能合作到农产品贸易,从农业科技交流到人才培养,中哈农业领域合作不断深化,更多新品种、新技术、新模式随着共建“一带一路”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哈萨克斯坦塞富林农业技术大学青年科学家穆拉特汗·马拉特在一次交流学习中感慨,哈中农业合作推动了农产品产量和质量共同进步,期待两国进一步深化相关合作,“我们希望借鉴中国经验,积极引进推广先进农业技术,不断增强哈萨克斯坦农业国际竞争力。”(记者 王新萍 曲颂 王云松 张晓东)

(原标题:对接需求,发挥优势——中哈农业合作不断深化)

责任编辑:越玥
  • 农业
  • 骆驼
  • 农业发展
  • 骆驼奶
  • 三农
欢迎关注中国城市报微信号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城市服务

报社业务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   Copyright © 2016-2026 by www.zgcs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5005404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390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90005 举报邮箱: jubao@people.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10-65367114  010-65363263 地址:北京市金台西路2号人民日报社 邮编 100733